高雄洲際二期開發案,受到不能新增地下石化管線、大林蒲遷村、高雄前鎮儲油槽、洲際二期石化儲運中心、亞灣發展、石化產業發展、與民意等七大議題影響,如果未能解決,該項1,125億元的開發案恐將受困,石化業者也將陷入進退兩難的宭境,並連帶阻礙高雄亞灣的發展和投資。

 洲際二期石化儲運中心設置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解決高雄亞洲新灣區內,高達199座的前鎮儲油槽,台灣港務公司發言人王派峰說,耗資1,125億元填海造陸的高雄洲際二期計畫,總共422.5公頃的土地,其中218.84公頃已經交給台灣中油、以及民間石化業者。

 其餘的填海造陸土地,台灣港務公司除了用以興建4座散雜貨碼頭,準備作為中島碼頭未來的遷移之處,港務公司開發5席深水碼頭的第七貨櫃中心,則已簽約出租給長榮海運。

 業界表示,民間石化業者包括華運倉儲、台塑、以及中石化等,動作較為迅速,位於洲際二期42.74公頃的儲運基地,已經發包施工,預定明年完工,並在2021年底前,將前鎮儲油槽遷移至此。

 但中油取得的洲際二期176.1公頃,則因招標失利,準備再於今年4月招標儲槽興建工程,如果順利脫標,則可在2023年完工,預計2024年底前,搬離現有位於亞灣的所有油槽。

 不過該項開發案如今面臨不少難題,一旦在洲際二期興建儲油槽,就得埋設地下石化管線,但高雄自從2014年7月31日深夜,發生石化氣爆之後,地下石化管線便成高雄的禁忌,進而制定「高雄市既有工業管線管理維護辦法」,想要新設石化管線,完全沒有空間。

 問題是,一旦將前鎮儲油槽搬移到洲際二期儲運中心,目前由前鎮儲油槽輸送石化原料,供應林園石化工業區、以及臨海工業區的地下管線,也將改以洲際二期儲運中心作為基地,如果無法「新建」地下石化管線,一切便成空。

 為了化解此一死結,高雄經發局長伏和中表示,高市府已經想辦法,開了綠燈,針對「高雄市既有工業管線管理維護辦法」第13條的「或有其他變更使用之情形時」,發出一紙解釋令,只要是兼顧公共安全、都市發展、以及國家政策時,地下石化管線就可以進行管線「遷改」。

 也就是說,石化業者既有的、舊有的地下石化管線,可以從A處,遷移至B處,但過了政府這關,卻難過「民意」,因為,該區附近的居民「誓死反對」石化管線經過自己的家。

 業界指出,此一「民意」,企業界根本無法解決,想溝通更是困難重重,居民甚至搬出「等到大林蒲遷村,再做」的說法,真是一大難題。

 其實,洲際二期石化儲運中心與亞灣發展習習相關,企業界指出,多年來,國內外企業投資高雄亞灣步調緩慢,除了外在整體因素,亞灣區內高達199座油槽,「有礙觀瞻、危險疑慮」,也是關鍵之一,沒有人願意將辦公大樓和住宅,蓋在不定時炸彈旁邊。

 業界認為,行政院2019年10月定案,準備投入1,054億元的大林蒲遷村案,行動有必要加速執行,才能釜底抽薪,拆解連環套,形成良性循環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