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美國紐約時報廣場的一處大螢幕滾動播放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新聞。(新華社照片)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美國聯準會(Fed)在不到兩周內再次緊急降息,15日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1個百分點至0%至0.25%,減幅達4碼,並推出總值7000億美元大規模量化寬鬆(QE)措施。惟16日美股仍大幅下挫,金融市場緊張情緒未能緩解。

新華社引據分析人士指出,聯準會在短時間內接連出手,降息幅度之大、密度之高歷史罕見。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聯準會托市意圖明顯,然而貨幣政策能否奏效仍然存疑。

  

聯準會原定於17日至18日召開3月份貨幣政策會議,但在距這次會議僅兩三天的周末時段宣布降息,可見事態緊急。分析人士認為,雖然聯準會有意緩解金融市場緊張情緒,但結果可能適得其反,導致投資者的擔憂從疫情本身演變為對經濟危機的恐慌。

  

三菱日聯金融集團聯合銀行首席金融經濟學家克里斯.拉普基表示,大規模干預意味著聯準會對美國經濟面臨的風險程度十分擔憂,此舉可能引發更多恐慌性拋售。

  

保德信金融集團首席市場策略師昆西.克羅斯比認為,比起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市場更易受疫情進展情況影響。同時,市場更擔憂疫情對政策實施效果的抑制作用。

  

除了托市,聯準會此舉更意在保證美國經濟持續擴張,但降息等貨幣政策能在多大程度上抵消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仍存疑。

  

分析人士認為,降息和量化寬鬆政策雖能緩解企業還債壓力、降低市場流動性風險,但兩種舉措都無法規避實體經濟衰退風險。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貨幣政策難以修復工廠關閉或延誤生產導致的供應鏈中斷,也無法扭轉因疫情導致的消費支出和企業投資減少,對總需求和實體經濟擴張的刺激效果有限。

  

美國俄勒岡大學經濟學教授蒂姆.迪伊說,聯準會無法阻止美國經濟在第二季度陷入困境。目前,已有多家機構預計美國經濟將在今年上半年大幅下滑。

新華社還指出,聯準會在不到兩周內接連降息,聯邦基金利率已無限接近於零,這說明聯準會利率調整的政策空間已經不大。

  

事實上,目前全球已進入「低利率時代」。美國降息、購買債券等方式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經濟大規模下滑受到多方面質疑。現階段,美股大規模波動,恰恰反映出市場對聯準會政策工具有效性的懷疑。

  

聯準會降息不足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衝擊,除非疫情蔓延得到有效遏制,全球通力合作採取協調一致的應對措施,否則市場仍將面臨疫情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