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哈電集團哈爾濱電站閥門公司全面復產復工。(新華社)

 史無前例,美股1周內3度熔斷,且跌幅愈來愈大,光是道瓊,單日就狂瀉近3千點。美國聯準會破天荒兩周內兩次緊急性降息,調降利率6碼至歷史最低的0-0.25%,同時再次啟動量化寬鬆政策(QE),打算釋出7千億美元流動性到市場,但似乎無法發揮太大作用,3大指數還是全面崩跌。

 此情此景,令人聯想到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也是從美股崩跌開始,逐步蔓延到其他金融市場,最後傳染到實體面並摧毀全球經濟。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以當前全球股市狂瀉速度來看,相較於2008年金融海嘯,恐怕將有過之而無不及,新一波金融危機近在咫尺。

 極度恐慌所導致的不理性殺盤行為,本質上是一種羊群效應,造成金融市場非合理的震盪。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在其《非理性榮景》一書中曾指出,羊群效應讓金融資產泡沫的形成與破滅加快,金融危機通常會在這個過程中加速形成。當前全球股市每日劇烈震盪的,已反映這樣的事實。

 從過往幾次重大的金融危機事件來看,金融市場反應,往往會走在實體經濟前面。也就是說,當金融市場開始潰堤,實體經濟也會跟著惡化。畢竟不管是疫情帶來的生產供需兩端嚴重失衡,或是金融市場對實體經濟的傳染,都會讓原本復甦腳步已然緩慢的全球經濟,陷入更深的泥淖之中。經濟預測機構IHS Markit針對歐美先進國家疫情的擴散開了第1槍,將原本2.8%的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大幅下調1.1個百分點至1.7%。瑞銀立即跟進,認為疫情若演變成全球大流行,2020年全球經濟成長率恐將劇減至0.8%。毫無疑問,隨著全球疫情逐漸失控,問題可能不會僅侷限於金融市場而已,而會全面波及到實體經濟活動。

 面對即將到來的金融風暴,系統性風險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市場失靈,菲律賓已關閉股、匯、債市金融市場,這也突顯,未來各國政府的角色勢必更加吃重。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艾克羅夫與席勒在合著的《釣愚:操縱與欺騙的經濟學》提醒,經濟傳染病跟惡性疾病傳染沒有兩樣,都需要政府當局果斷且快速的處理。應以1929年華爾街股市大崩盤悲慘歷史為鑑,當時就是因為美國政府因應措施過於緩慢且微弱,才會讓全球經濟陷入嚴重衰退,從而形成1930年代的大蕭條。

 處於詭譎多變且嚴峻的國際金融情勢之下,各國政府再一次無私的通力合作,才是緩解這一波金融危機最好的良方。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若缺少各國政府彼此之間在財政與貨幣政策上的合作默契,全球經濟絕無可能在短短半年之內,就重新步上復甦軌道。這方面,北京可以大有作為。

 原因無他,一方面,相較於當前各國股市動輒3成多的跌幅,陸股由於基期較低,跌幅相對輕微,連1成都不到(從疫情擴散後起算),恐慌情緒明顯沒有在股市蔓延。相對穩定的金融市場,可增加投資大眾信心,成為防堵全球金融危機的重要防火牆。

 另一方面,當疫情在全世界各地大舉肆虐時,大陸疫情已經充分受到控制,每日新增確診及死亡病例大幅減少,加上復工情況良好,產能陸續開出,也讓供應鏈斷鏈危機獲得紓緩。根據大陸商務部最新統計,目前大陸近6成省分復工率都已達9成以上。其中,有19個地區復工率達到百分之百,且大部分還是集中在沿海一帶的重要生產基地。這不只代表大陸經濟活動回歸常態的日子,已不會太遠,更可為當前淒風苦雨的全球經濟,注入一劑強心針。

 全球災難臨頭,本錢相對雄厚的大陸,有能力且有必要扛起重責大任,積極聯繫並協調世界各國,採取必要的合作措施,才能協助全球經濟早日回到成長正軌。就如同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8年金融海嘯那樣,作為定海神針,成功帶領亞洲甚至全球經濟走出衰退陰霾。

 正所謂,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即便此次疫情讓大陸成為千夫所指的對象,但始作俑者(真正病毒創造者)究竟是否為大陸,仍未有充分證據可以證明。因此,面對外界責難,北京無須與人爭辯,大可用實際作為證明,在金融風暴來襲時,能為全球經濟做出貢獻,即可贏得世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