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中)15日率立法院黨團總召林為洲(左)、書記長蔣萬安(右2)等人南下,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左2)會談,以行動力挺韓國瑜推動市政,並呼籲高雄市民繼續相挺。(高雄市新聞局提供/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傳真)

 江啟臣以國府遷台後最年輕之姿榮登國民黨主席之位,媒體諸多評價都是國民黨在世代交替,期待江能振衰起敝,挽救國民黨於存亡之秋。

 國民黨在馬執政後期已經呈現氣數將盡,韓國瑜的出現只是讓國民黨短暫回光返照,果不其然2020選後,國民黨真的趴在地上,中央無戰將,稍有戰鬥力的已經在黨內被鬥的遍體鱗傷,地方黨部無資源,黨產被洗劫一空後的黨工士氣低落。

 江啟臣的世代交替之姿真能喚醒年輕人對國民黨的支持嗎?恐怕會是鏡花水月,國民黨的改造絕非是世代交替,而是整個生態的汰換。世代交替都是官二代富二代,那是哪門子的世代交替,台灣的失落世代22K群體依然看不到天日啊?為什麼國民黨就是吸引不了年輕人?

 往遠的談,羅文嘉和林奕華是同時期的台大青年才俊,當民進黨的羅文嘉已經是中央部會的首長,國民黨的林奕華還在市議員行列中踏步,論資排輩是國民黨的文化,往好的說是人才梯隊有序建設,往壞的說是很多年輕人根本熬不住,看不見機會,又怎麼能在國民黨的體系中發展呢?

 筆者曾經參與國民黨史無前例的首屆青年團總團長甄選,別開生面的交由社會公正人士擔任評審,今天的江主席和已經貪汙落馬的林益世都位列評審,其中插曲便是某評委不屑其中規則憤而離開。當然這場戲還是要照常演完,同時在國民黨黨部參加甄選面試的10位候選人行禮如儀的接受了評審團的個別面試,最後公布的當選人就是等候室裡被百般揶揄的「內定人選」。

 重點是當天的慶功會上,新上任的總團長馬上被告誡,最好的策略是什麼都別做!一個大費周章選出來的總團長應該是要驍勇善戰,擺出改革氣勢,然後海納百川的為國民黨青年人才建設赴湯蹈火,肝膽塗地才是,怎麼選完要人家什麼都別做,這難道是馬金政權體系下的一場遊戲一場夢?

 甄選落幕,按照國民黨的規則,落選的另外9人,分別接受國民黨的一級主管安慰和鼓勵,當時的馬英九跟前紅人蘇俊賓找我去辦公室安慰,說國民黨需要一個生態,不要輕易離開!然後就不了了之繼續辦理若干屆青年團長甄選,當然這些被視為青年才俊的落選者也就各奔前程忙起自己的人生。

 一個政黨的生命力在於新陳代謝和內部鬥爭。國民黨的新陳代謝往往脫離不了世襲政治,偌大的政治家業不給自己的孩子那要給誰呢?國民黨的內部鬥爭往往淪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國民黨需要改革的恐怕不是世代交替而已,更應該審慎評估的是如何改變整個生態和文化。台灣社會在藍綠鬥爭中已經看見世代的分化,國民黨並沒有為年輕人帶來新的氣象,一路走來,在意識形態上跟著民進黨拿香跟拜,對於民進黨的抗中保台論述毫無招架之力。國民黨的年輕人除了歎息和內鬥還能如何?反觀民進黨的年輕人高歌猛進,江啟臣所領導的國民黨在新世代選民爭奪戰中,是另闢戰場還是偃旗息鼓?

 (作者為廈門大學金融學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