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估計美國人看一次普通的門診平均花費200美元。台灣的醫療好,醫療費用低,當然要感謝我們的健保制度。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現在各國防堵的重點已經轉向「超級傳播者」跟「無症狀感染者」。一則新聞:美國一名男子自中國出差回來,出現類流感症狀,懷疑自己有新冠肺炎,前往醫院接受篩檢。醫院告訴這位男子,篩檢新冠肺炎須使用電腦斷層掃描,因此他改以接受流感篩檢來排除。日前僅做一個簡單抽血檢查及鼻內採檢流感篩檢,最後確認他也只是流感,但帳單寄來是3270美元。很奇怪的是新冠肺炎各國都是先用核酸試劑檢測,怎會直接跳入斷層掃描?而且高昂醫療費用下,美國如何防疫篩檢,減少社區感染的風險?

 美國雖然是科研最強,醫療水準最高的國家。但前CBS明星主播華特‧克朗凱(Walter Cronkite)說:「美國的醫療體系(Healthcare System)既不健康(Health)、亦不照顧人(Care)、更不是一個體系(System)。」又根據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研究指出,2016年全美在醫療上的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7.8%,美國人每年的醫療花費平均為9403美元,這個數字是其他高所得國家的兩倍。

 主要原因是美國的醫療人員薪資高,醫療設備昂貴攤提多與行政成本的居高不下。美國是專業高報酬的地方,醫師護理人員薪水自然很高。有一數據,2016年美國家庭醫生平均年薪為21萬8,173美元。甚者,令台灣醫生可能憤恨不平的是美國一位醫生每天面對的病人,工作量比起在台灣的醫生,簡直天壤之別。例如,台灣的醫生一個早上或下午的診,可以看到5、60個病人。美國的醫生,一個上或下午約診病人絕不超過20個。這就難怪美國醫生會願意跟病人詳細說明病情,台灣的問診就缺乏溝通。而因為病人看得少,貴重儀器的攤提都落在有限的病人身上,費用就相對的高。

 另外,美國醫療系統的行政成本超高。這行政成本包括醫院本身的管理與保險的處理費用。當前的美國醫療環境中,所有醫護及行政人員有很大的心力,並不是用在醫治病人,而是必須應付無止境的行政作業工作,包括疾病分類編碼、醫療代碼,各種不同的帳務,醫療記錄的記載,以及其他行政作業等等。這些記錄有的是醫院的控管,有的是與各種不同保險的給付方案有關。美國的醫院面臨與保險公司及藥廠三者之間的錯綜複雜關係,例如保險公司對醫院以給付的籌碼要求折扣與退佣,醫院與藥廠也是一樣,只是主客易位。應對方式就是倍數調高牌面價格,但真正支付都是牌面價的某種折扣。這種牌價與實價脫節的亂象,牌價上下交相賊導致價格不正常飆高,都造成了嚴重的無效率。

 據估計美國人看一次普通的門診平均花費200美元。醫院急診室(ER)的平均收費超過2,000美元。一場重病或嚴重外傷事故的醫療費用可以輕易地達到上萬到數十萬美元,甚至更多。因此《美國公共衛生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一項調查指出,58.5%破產申請人表示破產主因是醫藥花費,44.3%是疾病導致的工作損失,多達66.5%的破產原因至少是上述兩項之一。因此主其事的希梅斯坦(David Himmelstein)教授的名言就是:「除非你是比爾蓋茲,否則距離破產只差一次重病。」

 同樣2016年,台灣平均每人經常性醫療保健支出花費才新台幣41,733元(約1,430美元),醫療保健支出僅占GDP的6.3%。另由陳時中部長的專文,2017年行政成本支出僅約為健保總支出的1%,民眾滿意度高達85.8%。長期趨勢來看,我國醫療保健支出占GDP比重從2007年的5.7%到2017年也僅微幅成長達6.1%。而OECD的資料,2017年美國為17.2%,瑞士12.3%,德國11.3%;而日本10.7%與韓國7.6% 也都遠高於我國。

 我們也要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台灣的醫療好,醫療費用低,當然要感謝我們的健保制度,尤其總額預算的控管。但背後不乏過勞的醫護人員貢獻、過度節儉的行政費用,與長期壓低的藥價。定期、適度檢討健保制度的相關問題,合理化收支項目才是維持健保永續的不二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