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運作時,會需要進行多筆交易,每一個交易行為都蘊含著交易成本。如何降低成本以達最大效益?是要整併所有流程,全部囊括至企業內部自行製造;抑或是自外部購買所需材料,透過締結契約,雙方分工合作?決策的關鍵在於,必須審慎權衡利弊,預防資產專屬性的闕漏,避免他方藉機拿翹。

 何謂資產專屬性?

 資產專屬性(specific assets),即某項資產的價值,仰賴於特定交易的程度。若資產的專屬性高,該資產難以轉做他用;而資產的專屬性低,則該資產可有多種用途。例如,只能生產單一商品的生產線,此生產線無法另作他用,具有高度的資產專屬性;又或者像是建造101大樓所投入的材料,於建置到一半時,若不繼續施工,這些半成品在市場上也難以轉賣,流通性極低,同樣屬於專屬性資產。相反地,用於文書處理的一般桌椅和紙筆,可被使用在不同的生產流程中,並不受限於特定項目,為非專屬性資產。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威廉姆森(Williamson)指出,資產專屬的情況並不限於實體資產,亦包括地點、人力資產、品牌和特定期間專屬等等。

 投資於專屬性資產所花費的成本屬於「沉沒成本」,指在生產前已投入且不可逆的成本。專屬性資產多見於投資金額龐大的項目,諸如營建工程、電影演出、天然氣與石油供應契約。其特性在於,一旦投資下去,要想中途收手,或契約突遭中斷,所有付出將化為泡影,無法回收,損失慘重。因此,當交易之一方做出專屬性投資,會非常渴望維繫穩定的交易關係;他方恐藉以要脅,要求在條款中加入有利於己的條件,或是透過契約的不完整性投機取巧,謀取私利,此一行為稱為機會主義。

 投機心理,箝制談判

 以提煉廠與煤礦場的交易關係為例。煤礦場開採煤礦,而煤礦是提煉廠生產所需的原料。若方圓百里內僅有一家煤礦場,很顯然地,提煉廠別無其他交易對象可選擇。因此提煉廠建成後,要想長期經營,避免已投入的資金和日後獲利的期望都落空,勢必需求該家煤礦場提供煤礦,才能順利運作。

 此時,提煉廠的價值全然繫諸於此一煤礦廠,若煤礦場拒絕供應,則提煉場所有的器材、人力都將空轉,故煤礦場在交易中占有優越地位,議價能力隨之上升。縱使雙方事先簽訂了一份長期契約,約定好煤礦供應的數量、價格、方式,然而鑒於人的有限理性,契約必然有不盡周詳之處,例如煤礦的純度應該訂為多少。由於煤礦中的含灰量愈高,採集的成本愈低,提煉的成本會愈高;當契約未明時,煤礦場在投機心理作祟下,自會傾向提供含灰量高的煤礦,藉機獲利。儘管提煉廠意識到契約的不公平,想與之重新協商,但面對煤礦場挾有煤礦之優勢,提煉廠在談判中趨於弱勢,可能被迫同意不平等條款,蒙受不利,陷入「被套牢」的困境。

 細緻締約、垂直整併,解決套牢問題

 當因為資產專屬性而被套牢時,選擇並不限於接受他方敲竹槓,或直接解約、認賠殺出兩者而已。針對此進退兩難的窘境,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哈特(Oliver Hart)認為擁有資產產權者,即掌握了剩餘控制權,可以主導契約不明確時該如何而為,並提出了兩種解決策略。

 第一,於事前盡可能擬訂更加細緻的長期契約。雖煤礦場擁有煤礦,具有剩餘控制權,然而提煉廠也可以在事前訂約時,簽署更完整的契約,避免契約有模糊地帶,就不會有剩餘控制權介入的空間。

 如同好萊塢的製作方經常與演員擬訂事前的電影演出契約,避免在首集播出後,演員聲勢高漲,藉以對續集的出演坐地起價,產生人力資產專屬性的窒礙,因此會先談妥後續的薪資及檔期,確保拍攝順利進行。

 第二,採取垂直整併模式,使供應無虞。提煉廠可以直接買入煤礦場,將其納入麾下,由提煉廠擁有對煤礦的剩餘控制權,然而此做法也會產生額外的成本。首先,必須確保自身財力足以負荷整併的費用;再者,原來經營煤礦場之人退居為管理階級,會喪失創新的動力,也不願主動告知經營訣竅,而使提煉廠經營煤礦場的負擔提高。

 因此,哈特強調,整併的核心在於對實體資產(即煤礦)的控制,若人力資源是該資產運作的重要關鍵,則整併的好處會被大大削減。

 不論選擇何種應對方法,都應清楚意識到資產專屬性的風險,投資前務必三思,慎重交易,才能減少虧損,避免該資產成為他方剝削自身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