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平議新冠疫情下政府的紓困方案(示意圖/Shuttershock)

 今年2月以來,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擴大,各國紛紛鎖國、封城,對空運、飯店、觀光、旅行社、餐廳均帶來衝擊。再加上航空運輸的影響、產業斷鏈、全球經濟成長下修對台灣經濟的衝擊,其影響的數字可能接近上兆元的規模。這也是IHS Markit對台灣今年經濟預測下修至-1.64%的原因。

 行政院為了因應這個情勢,加碼推出1兆500億元的第二階段紓困振興方案,其中包括:一,針對艱困企業如旅館、旅行社、觀光業者的薪資補貼;二,司機及自營工作者如計程車、遊覽車司機的薪資補助(每月1萬元,可領3個月)。同時,也包括自營業者的薪資補助;三,振興優惠(千元酷碰券,振興抵用券);四,企業紓困協助約7千億元(營運資金補貼、貸款利息補貼、融資保證等)。

 除此之外,5月6日起鎖定有工作但無保者及農漁民,「排富」後加發補助金1萬元。

 這次政府的紓困方案有幾個特點:第一,金額夠大,1.05兆預算,占GDP約5.5%;第二,針對艱困企業的員工補貼四成的薪資,提供司機與自營工作者每月補助1萬元,為期3個月,有利於艱困企業及弱勢族群站穩腳步;第三,針對中小企業及若干受衝擊較大的大型、中型企業提供7千億元的融資貸款為其紓困,使其有足夠的流動營運資金。

 我們肯定政府救經濟的企圖心,但深入檢視紓困措施仍面臨以下幾個問題:

 一、紓困預算有誇大之嫌:1.05兆紓困措施中有7,000億元的融資貸款,如政府補貼其中的0.5%利息,大概只支出350億元新台幣的預算。

 二、紓困貸款權責不明,KPI的訂定造成道德風險:7千億元左右的紓困貸款,金額雖大,但如果沒有釐清政府、銀行高層和銀行承辦人員的責任歸屬,除了有信保基金保證的企業之外,其他資金不容易貸放出去。為此,銀行訂定核貸KPI,要求行員衝業績,反而造成和銀行關係好的中小企業會得到貸款,需要紓困的企業反而不易取得貸款的道德風險。

 三、服務業陷入經營困境已久,缺乏強力支援恐產生集體倒閉的骨牌效應:國內服務業業者從前年(2018)美中貿易戰、去年年初的一例一休、去年年中的大陸觀光客減少等一連串衝擊之下,本已搖搖欲墜,新冠肺炎更是雪上加霜。未來又沒有太多樂觀的因素支持其繼續營運,飯店員工四成的薪水補助,也只解決了部分的問題。飯店開門營運的主要成本包括:薪資、租金、稅金、水電費用等,光補助薪資四成,恐怕不足以說服企業不裁員、不減薪,繼續營運,這也是最近不少老店放棄苦撐,結束營業的原因。

 四、發放夜市券、酷碰券的規劃,和發放現金為主的世界潮流有所差異:擔心消費券發放陷入以往國民黨執政遭致批評的迷思,不敢發放現金券。不過,酷碰券雖有誘發民眾消費的設計,但對年輕人或中低收入族群而言,他們普遍所得不足,誘發的乘數效果會大打折扣。

 五、5月6日起開辦的1萬元加發補助金,中央對地方缺乏溝通,致引起民怨:為了討好弱勢但無保者及農漁民,在「排富」情況下發放1萬元現金。不過,倉卒推出,作業流程不明致引發民怨,此外,依法繳稅的低薪上班族被排除在外,形成「差別待遇」。

 為了使紓困措施更能發揮效用,我們提出以下的建議:

 第一,增加財政措施,對民眾、企業有實惠,才能發揮真正的效益:飯店餐飲業者除了薪資的補貼之外,亦可考慮稅金及租金(如房屋稅、地價稅)的補貼、減免。

 第二,釐清貸款的權責,捨棄訂定前述的KPI,而訂定一定比率貸款呆帳的免責條款:政府應定期(如每個星期)公布各銀行貸款的金額、成效,向社會大眾說明,一方面有宣導效果,另一方面透過各行庫貸款金額的比較,對銀行產生壓力。同時,銀行基層人員應有一定程度的免責,才能鼓勵他們勇於核貸紓困。

 第三,政策工具應鎖定目標族群,才可發揮更大效益:中低收入者邊際消費傾向較高,發給的現金有很高比例會消費掉,應以發放現金為主。中高收入者則可以透過預付折價券,鼓勵他們認購飯店、藝文團體、餐飲業的折價券(有效日期訂在2020年底或2021年底),政府可以放行過去3個月平均營收掉3成以上業者提出的申請。政策重點是使業者在疫情嚴重時,仍有源源不絕的現金流進來,渡過難關。

 第四,發起「搶救服務業大作戰」的口號:在服務業低迷之際,鼓勵中高收入者踴躍認購上述的折扣券,增加消費。訴求中高收入民眾增加消費,同時告訴民眾,消費是在振興經濟、幫助別人,不要有罪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