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德信人壽台灣子公司要標售,前六大壽險公司連實地查核(DD)都沒有出現,買家多是想拿壽險執照,搭配銀行通路壯大規模,與保德信人壽本質相差極大,也令金管會「心驚驚」,因為得標後才是問題的開始。

 五大潛在買家中,有金控財務槓桿比率較高,且有轉投資問題尚未解決;同時先前金管會已說要凍結金控執照,鼓勵金控整併,現在16家金控一家未少,若再有銀行拿到壽險公司,恐怕也是要再新增金控家數;還有可能出現的產金分離等問題,都會挑戰金管會政策。

 其次是保德信人壽雖在接軌大魔王會計(IFRS17)上,沒有大量增提準備金的問題,但其業務員都是適用勞基法的完全「雇佣制」,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些業務員都是高薪資、高福利、高保障及高度自由,員工留用將是接手買家一大棘手問題,亦影響買價。

 有金融業者私下形容,在台30多年,一向訴求「愛與保障」,十分堅持保險傳統的保德信人壽,就像落難公主一樣,就算要賣,姿態仍相當高,要求許多條件,前來接繡球的都不是保險名門世家,而是中途併購或成立壽險公司的金控、及很想要壽險執照的金控或銀行,雙方的結合就好像「公主病極大的公主嫁痞氣極重的土豪」,不是金管會理想中的佳偶。

 壽險業者表示,現在光是忙接軌IFRS17,以及即將來的保單降利率、改款等,都已忙不過來,保德信人壽資產規模近2千億元,對市占率影響不大,但要將保德信人壽融進自己的系統,卻要花極大的成本,並不划算,再加上今年初新冠肺炎造成資本市場波動,不少公司淨值都大縮水,也沒啥本錢再併購,所以前幾大壽險公司都沒有一家參與。

 而金管會也已要求保德信人壽不得以價格標為唯一考量,必須慎選買家,否則金管會未必會核准其退出台灣市場,這次保德信人壽選的潛在買家,已不像南韓有私募基金,接下來就看最後選出的買家,是否能合金管會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