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可能是覺得台灣人這陣子被新冠疫情的各種限制弄得太沉悶無聊,民進黨政府這個星期用1萬元的所謂紓困方案,把全台灣的公務員、人民耍了一陣,全台怨聲四起。出這道題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則連連道歉。

 民進黨政府這回之所以連扮財神爺都演砸到被人民及基層公務員罵,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他們處處心存「民進黨政治利益」。

 從中國大陸爆發新冠疫情,台灣開始防疫到現在,民進黨政府一直藉著防疫搞政治。民進黨政府眼見全台灣22個縣市當中,有15個縣市長是國民黨籍,把所有應該使用的防疫經費、辦理紓困與振興的職權及預算,全部掌握在中央手裡,架空了行政上最重要的縣市層級。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每天開記者會,指揮官陳時中三不五時就一些重要的防疫作為,要求縣市政府如何去做,如何去執行,讓台灣的民眾覺得這個中央指揮中心好像做了很多事。

 但實際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就出一張嘴,到現在卻連一點點的防疫經費都沒有撥給縣市政府。防疫人員給居家檢疫者服務的經費、增添的防護設備,以及各機關單位為防疫增購的額溫槍、紅外線體溫偵測儀,幾乎全都使用縣市本身的預備金。

 搞防疫就玩這一手,辦全民紓困這種當大好人的事,民進黨政府肯定不會放過。幾千億的紓困及振興經費全部掌控在行政院各部會手裡。辦理觀光旅遊業者的紓困由交通部掌控,跳過縣市政府,直接由觀光局和觀光旅遊公會或團體申辦。

 辦理勞工、農漁民的紓困補助,也是由行政院的勞動部、農委會,跳過縣市政府,直接和各地區農漁會、勞工組織辦理。這樣的搞法,中央做足了散財的好人,卻讓地方縣市政府去承受民眾的指責。

 蘇貞昌這回宣布「有工作無加保者及農漁民,每人發放1萬元」的紓困補助方案,也是如此。中央跳過縣市政府,直接指揮基層的鄉市區公所負責接受民眾申請,然後回報中央。最惡劣的是,當民眾申辦補助上出了一些問題,需要解決或釋疑的時候,中央就把責任往外推,要民眾去問縣市政府。

 就因為蘇貞昌搞的這個1萬元紓困方案,架空了真正懂地方問題的縣市政府,這才弄得民眾及基層公務員怨聲四起,指責蘇貞昌說的這1萬元像是畫在紙上的餅,看得到,吃不到。

 最可怕的是,蘇貞昌用中央的眼睛看地方,無視申領這1萬紓困金的一些限制及條件,與中低收入戶的審查資格有衝突,很可能讓來申請這紓困金的中低收入戶,往後會被取消中低收入戶福利,甚至害他們觸犯偽造文書罪的危險。

 類似這種為拿1萬紓困金「陷人民於不義」的事,可不是蘇貞昌幾句空虛的道歉就能了事,蘇貞昌、民進黨必須改變心態,少在疫情及紓困上玩政治,搞一黨私利,才能真正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