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圖╱路透

 飽受經濟衰退與通貨膨脹之苦的阿根廷,如今又要面臨無力償還的危機。若該國政府未能在本月22日前與債權人達成債務重整協議,這也意味阿根廷倒債將進入倒數計時!

 ■Argentina creditors refuse to tango on debt restructuring proposal.

 在全球苦於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際,屋漏偏逢連夜雨的阿根廷又面臨在5月無法償付債務的危機。

 阿根廷原本應在4月22日對三項外債償付約5億美元利息,但由於無力償還,它必須在30天寬限期內,也就是在5月22日前盡快補繳這些利息。如果它還是錯過這項截止日期,這代表該國將進入有史來第九次債務違約。

 目前阿根廷經濟部正積極與國際債權人磋商,希望能就662億美元外債重整達成協議。前者提出的建議包括暫停債務償還三年,對債券票面利率削減62%、相當於減少379億美元的利息,還有對本金減免5.4%等。阿根廷政府聲稱,這些提議能提供它逾400億美元的債務減免。

 疫情、經濟雙重打擊

 阿根廷經濟部在同時也不忘向債權人喊話,表達政府有意還債的意願,它在聲明指稱,「即使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國際環境更具挑戰性,不過阿根廷仍有誠意要償付債務。」

 不過包括全球大型貨幣基金與散戶投資者等債權人,卻從阿根廷政府所提的重整提案中,看不出任何還債誠意。他們批評,提案內容讓國際債權人必須負擔不合比例的債務重擔。

 經濟學者也提到,針對國際貨幣基金(IMF)即將到期的債務,阿根廷政府到目前為止沒有提出任何有效對策,該行為實在很難說服民間債權人同意該國政府的重整計畫。

 在阿根廷外債中,有高達四成必須要在未來四年內償還給IMF。該基金自2018年阿根廷爆發貨幣危機以來,就對該國提供約440億美元的紓困貸款。

 資深債務危機律師布海特(Lee Buchheit)認為,正常而言,一個國家若要整頓債務計畫,應該尋求與IMF協商相關措施,債權人才會對於他們必須付出犧牲感到安心。

 此外,他還提到,阿根廷在先前與債權人的談判過程中,沒有明白告知財務計畫細節,以及與IMF達成什麼協議,只是一味要求債權者給予債務豁免,這如同單方面在唱獨角戲。

 債權人拒絕重整提議

 阿根廷政府對於債權人拒絕它所提出的重整提議,也不感到意外。不過該政府警告,由於缺乏機會通過金融市場籌資,阿根廷實質上已陷入惡性倒債。

 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部分民眾似乎很高興看到政府停止償還這些外債。他們表示政府為了對抗肺炎疫情,已讓經濟陷入更深的衰退危機。IMF預估阿根廷2020年經濟將萎縮5.7%。

 阿國政府指稱,為了因應有史來最大健康危機,它計畫自2020到2025年期間暫緩支付債務,改而將這些省下來的錢用來購買290萬台呼吸器。

 European InterAmerican Finance創辦人蘇柏特(Martin Schubert)認為,新興市場政府似乎有意藉由這次肺炎疫情造成的混亂,以向債權人提出更慷慨的重整要求。但基於這次阿根廷所提的重整提議實在太超過,很難讓債權者有所退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