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家表示,鮮卑女性擅長騎射,顯然花木蘭的善戰其來有自。(圖/迪士尼)

外蒙古的考古學家,發現了兩名古代鮮卑女戰士的遺骨,骨骼狀況表明她們「弓馬嫻熟」,剛好也正是「木蘭詩」的時代。

生活科學(LiveScience)報導,研究人員說,這兩位女性生存在鮮卑時期(公元147年至552年,東漢桓帝建和元年至南朝梁承聖元年),這段時期是東漢末年到南北朝,歷經三國亂世到五胡亂華,是中國大分裂的動盪時期。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考古學家克里絲蒂‧李(Christine Lee)和雅哈達‧岡薩雷斯(Yahaira Gonzalez)在中國大陸和外蒙古工作了16年,她在蒙古北部鄂爾洪省(Orkhon)的Airagiin Gozgor考古遺址持續發掘,在一處墓地中發現了這兩名女戰士的遺骨。

在過去的4年間,李與她的同事們分析了該地點29座墓葬中的遺骨,其中16位男性、10位女性,另有3人無法判斷性別。發現在鮮卑部落,男女都善長騎馬與射箭,顯然男女都要一起捍衛家園。

李補充說,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木蘭詩》最有可能出現在南北朝時期的北方,因為詩中的用詞以及兵役制度,都傾向於北朝,比如「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這反映兩件事:第一,兵役制度是家戶徵丁,這不是南朝的做法;第二,「可汗」是最高領導者,顯然是塞北游牧部落的首領。

李告訴「生活科學」,她的研究,佐證了前人對《木蘭詩》的發現。

李解釋兩位女性為何是戰士的原因,她說,骨上有明顯的大塊肌肉附著處,這是此人很健壯的特徵,她們善於騎馬。另外拇指也有重複運動的痕跡,顯示很常挽弓射箭。

她指出,當時在華中以南的南朝中國人,很難想像北方女性如此活躍,南朝人認為婦女擁有那麼多技能是一件壞事,這意味著不受控、放蕩。但是從本質上講,這是中國人對長城之外游牧文化的岐視。

分析兩名女戰士的年齡,一名超過50歲,另一名年齡約為20歲,不知她們的關係為何,但很可能是上流精英階級,因為她們雖然會騎馬射,卻沒有作戰受傷的痕跡,也許是部落貴族女子,不需參與戰鬥,但她們仍然將騎射技能練習的極好。

該研究尚未發表在相關期刊上,論文原定於4月中旬在美國的人類學協會年會上發表,但是該大會因冠狀病毒大流行而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