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過癌症折磨,再度站上巔峰。國內知名極限馬拉松好手陳彥博,罹患咽喉癌後歷經治療、心理建設、訓練,拿到了20座獎盃。(圖/ 陳弘璋)

挺過癌症折磨,再度站上巔峰。國內知名極限馬拉松好手陳彥博,罹患咽喉癌後歷經治療、心理建設、訓練,拿到了20座獎盃。他拿身體當賭注,在賽場上持續發光,而他的抗癌故事和心路歷程感動了許多癌友。

如果不說,根本不會覺得眼前這位皮膚黝黑、體脂肪近乎於0的運動員曾罹癌。

2011年,23歲的國內知名極限馬拉松好手陳彥博正要嶄露頭角,老天爺跟他開了個玩笑:咽喉癌。

那是出國訓練回來的一個冬天,陳彥博重感冒痊癒之後,還是有暗綠色濃痰,聲音有點沙啞,他心想:「沒有咳嗽、發燒,感冒好了,卻一直有痰?」兩個禮拜後痰裡有血絲,謹慎的他趕緊到醫院檢查。

醫生用鼻咽喉內視鏡檢查完,建議開刀切除腫瘤。「醫生說了一串英文和解釋,我當下愣住沒有聽仔細,只知道他在病歷寫下咽喉癌。」比賽成績正上軌道,計劃出國的機票賽程都已安排好,醫生卻說都要暫緩。

(罹癌前後,陳彥博都熱愛極限馬拉松,甚至在即將住院檢查的當天,還去野外練習。圖片來源:陳弘璋)

入院檢查的事情他沒告訴父母,「怕他們擔心,我只說要去中央山脈移地訓練1個禮拜、手機不會有訊號,爸媽習慣我到處訓練,只說了一句小心安全。」原本安排早上報到住院,但他換成下午,當天早上依舊去訓練,「如果確信極地運動是我一輩子的理想跟志向,那麼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能多練1天、1分鐘都好。」

住院那天,陳彥博哭了。「我跟一位化療的癌友住一間病房,看到一個人被病魔和藥物催殘到像是沒有靈魂的軀殼躺在床上。」換上病人服,陳彥博想著自己20幾歲生命可能戛然而止,還造成家裡經濟負擔,悲從中來。

●治療後才是考驗的開始 恢復訓練卻跑不完2公里

幸虧發現得早,陳彥博接受雷射手術切除病灶,不用化療。然而術後才是辛苦的開始。只能喝奶昔、冷粥、蛋白粉,體重從60幾公斤瘦到近50公斤,講話、吞口水、深呼吸,喉嚨都會痛,最痛的是心,「我的國際賽事成績已經慢慢上軌道,如果健康,還會更好,為什麼現在卻躺在這裡?」

傷口復原後,陳彥博開始嘗試跑步。以前50公里訓練是家常便飯,當時卻連1、2公里都跑不完,「大口呼吸會痛,有咽喉碰撞摩擦的感覺,有點像是打鼾的那種情形,全身乏力,原本的肌肉強度都不見了。」

「他是用自己的身體和夢想當賭注,」經紀人陳小姐說,那時他煎熬的,除了生理,心理也是。看到其他選手的成績、看到別人在運動,會想明明我也可以,卻被這個病困住。一開始他連1、2公里都跑不完,甚至對著自己的跑鞋哭。

頑強的他,靠訓練和心理建設慢慢走出來,過程中很多癌友會傳訊息給他打氣,雖然擔心會復發,然而只要能重拾運動,他在所不惜。

●癌後首場復出比賽 鼻血流滿地成最後一名也不:放棄

癌後第1場比賽,是在希臘奧林帕斯山42公里的高山越野賽,要一路從街市跑到山上。陳彥博回憶,起跑都很順利,跑到一半,覺得鼻子跟咽喉卡卡的,吐出來的唾液是紅的,接著開始流鼻血,只能先停在路邊,「鮮血一滴一滴在腳下聚成一攤,15分鐘後血止住,我變最後一名。」

其實,那時候他的心態不是在比賽,而是測試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速度雖然很慢,還是有跑到終點完賽。至少還能跑,這是很大的鼓舞。陳彥博從未放棄,從罹癌復出至今,拿下了20座極限馬拉松獎杯,其中包括7座總冠軍,繼續逐夢。

「治療期間,我的世界是黑暗的,」陳彥博說,看到健康的人,會憤怒為什麼你可以活得好好的,為什麼我這樣子?幾年過去了,雖然偶爾口水裡有血絲和濃痰,但檢查都沒問題,擔憂也降低了,「現在還是會想到病情、手術過程,運動讓我比較能樂觀地看待一切,這也是唯一能掌控、幫助自己、做到最好的事情。其他的,就交給時間和醫生吧。」

陳彥博說,罹癌使他知道生命可貴,可以讓人生淋漓盡致地發揮到哪裡,「老天爺給我第2次機會,為什麼我不把它過得更精采?」

父母本來不支持他當運動員,看到他的鬥志,2016年默默到戈壁看他比賽,才知道他有多熱愛極限馬拉松,全心當他的啦啦隊。也可能是深受感動,56歲、從不運動的母親居然開始運動,還參加了5公里的越野路跑,這是他額外的收穫。

●每個生死關頭都是練習 用自己的故事鼓勵更多人

陳彥博的抗癌生活,鼓舞了一群重症癌友完成環島旅行,「我在終點迎接他們,完全感受不到他們是癌友,這就是運動帶給生命的力量。他們每天還要服藥、風吹雨淋烈日、完成環島創舉,反而是他們感動到我。」

(陳彥博在比賽中歷經無數次生死交關的情況,對生死看得很開。圖片來源:陳弘璋)

這場病也使他有所感悟,「面對癌症威脅,可以用更正面的態度看待自己和癌症,也讓旁人能用同樣的方式和溫度跟我們相處,而非憐憫和不捨。」不用害怕談論生離死別,比賽中,曾面臨3、4次瀕臨死亡狀態,但他完全不避諱討論這件事,「每個生死關頭都是練習,反省自己是否有未完成的事、還沒說出口的話,」他也笑說,已經交代身邊的人,如果走了,幫他水葬、重回自然的懷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