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烏市國際貿易服務中心辦事大廳,工作人員為外籍商人提供外貿諮詢服務。(新華社資料照片)
內蒙古烏蘭察布華雲數據中心,工程師核對數據。(新華社資料照片)

 雖然新冠肺炎疫情在大陸境內獲得一定控制,但在歐美仍持續延燒對全球與大陸經濟持續震盪,「後疫情時代」如何提振經濟也被視為5月「兩會」的重頭戲。政策面如何發力,上海社科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盛九元認為,短線仍需要透過包含貨幣、財政政策積極發力來挹注包含「新基建」等發展;但長期來看提振經濟仍須透過對外開放、優化經商環境等增加吸引力,也看好「兩會」將就這些要素提出一系列的改革措施。

 至於具體復甦期程,盛九元認為雖然近期有許多刺激政策,但效果要反映在經濟數據上還需一點時間,研判大陸第2季的GDP可能還是負成長,但跌幅會比上季衰退6.8%收斂,真正要看到「轉正」恐要寄望第3季,並力保全年維持正成長。

 舉債近10兆人幣

 觀察「兩會」之下大陸將著力的經濟提振政策,盛九元說,進一步加大財政與金融改革開放是已定型的必要,例如這次發特別國債,就是要為擴大財政支出作好準備,包含增進消費與擴大「新基建」投入。此外,目前看到最大問題是保住就業、穩經濟,這也促使金融相關政策的短期力道會非常大。

 據第一財經引述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說,依照目前市場主流觀點來看,今年財政刺激力道將遠超以前,政府新增舉債恐近10兆元(人民幣,下同),遠高去年新增約5兆元。

 但盛九元也說明,金融與財政政策帶來的是經濟的短期效應,要拉抬經濟長線來看,靠的仍是擴大改革開放。

 持久戰 建立底線思維

 他說像是內部市場與「新基建」等發展下,之後將會推出一系列加強對外經濟聯繫、改革開放等措施,包含更好的簡化到大陸投資門檻、擴大民營經濟的投資領域,以及放寬外資金融投入等都會相繼推出,這些也是之前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所強調的內容。

 除了內部經濟壓力外,在外部壓力部分盛九元說,從近期大陸中央政治局會議中,有幾個概念很重要,首先是要建立「底線思維」包含全球經濟的衰退與產業鏈重塑,以及可能有長期低迷的準備因應,最終關鍵還是在於核心競爭力,而大陸也會承擔起全球化對外開放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