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在台北市舉行邁向亞太營運中心─貨物通關自動化成果發表會。(黃玉淇攝)
《為什麼台灣經濟由盛到衰?:70年來經濟自由化發展經驗》。(天下文化出版)

 編者按台灣,亞洲四小龍成員之一,數十年來受政治紛擾,經濟成長漸趨緩慢,《為什麼台灣經濟由盛到衰?》一書作者葉萬安在財經部會擁有完整歷練,解析歷任民選總統的經濟政策如何改變台灣,未來的新總統該如何帶領台灣突破重圍。回顧台灣數十年來的經濟發展史,從二次戰後以出口米、糖為主的農業社會,到現在人均所得約2萬5000美元;在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的國家競爭力排名中,台灣一度位居第6名,但到2019年卻退步到第16名。回顧經濟自由化的發展過程,70年來台灣到底做對哪些事?現在又出了什麼問題?

 台灣未來經濟發展,應是利用優異的高素質人力,結合企業精神與充裕的資本,把握台灣優越的地理區位與既有的產業基礎,引進先進工業國家的技術,發展成為科技型的經濟體,將過去依賴「勞力」的報酬,轉變為依賴「腦力」、或「智慧」與「技術」的報酬。

 台灣近年來面對內外經濟情勢的變化,已於1993年7月1日開始實施「振興經濟方案」。其中心目標有二:一為促進產業升級,一為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後者已被核定為當前政府最重要的施政重點、跨世紀的重大工程,現正全力推動中。

 振興經濟方案

 將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列為「振興經濟方案」目標之一,是當時負責研擬「振興經濟方案」的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蕭萬長,接受本人的建議。亞太營運中心如能順利推動,不僅可開拓台灣經濟新局,亦可促進大陸經濟進一步發展,為開創中國人世紀創造契機,值得大陸重視與支持。本文將就亞太營運中心的決策過程、構思的背景、基本想法,以及政府現在規劃的藍圖,作一扼要報告。

 決策過程:1993年2月行政院改組,連戰先生出任行政院長,面對當時經濟情勢,責成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以下簡稱經建會)新任主任委員蕭萬長研擬對策。經建會經會商各有關部會後,於五月初完成「振興經濟方案」初步架構。以「加速產業升級」為追求的主要目標,決定從土地、技術、人力、資訊、兩岸經貿及政府部門等方面,採取具體可行措施,排除各項障礙,以提升民間投資意願,提高生產力,達到加速產業升級的目的。

 當蕭萬長接掌經建會後,即聘請本人回經建會擔任顧問。但是當時本人正在大陸訪問,直至五月初返台才正式受聘擔任該會顧問,第一項任務即指導該會同仁研擬「振興經濟方案」。本人經悉心研究該會所擬之「振興經濟方案」初步架構並衡酌當時海內外經濟情勢後,認為該案重點在排除面臨的各項困難,改善投資環境,提升民間投資意願,提高生產力,此在一般情況下應屬正確;不過,在當時僅以「加速產業升級」為最高追求目標,似有商榷之餘地。本人進而提出下列兩點看法:

 1.台灣經濟發展到現階段,已面臨新的轉捩點,「促進產業升級」是長期努力過程,缺乏階段性新意。而且21世紀即將來臨,要使台灣在世界經濟舞台能創出一個新的局面,單單「促進產業升級」的目標似嫌不足;需要一個更高層次、更大格局、更具前瞻性的具體目標來凝聚共識,激勵發展潛力。

 2.過去三任行政院長均分別在經濟方面提出重大施政目標,如俞國華院長時代提出「自由化、國際化、制度化」的經濟發展基本方向;李煥院長提出「加速公營事業民營化」,以及郝柏村院長提出的「國家建設六年計畫」等。照理「國家建設六年計劃」僅執行兩年多,本應以此為連戰院長繼續施政重點,但因「國家建設六年計劃」投資規模過於龐大,危及政府財政的健全,各方亦多質疑,行政院已交由經建會辦理期中檢討,其規模的大幅縮減在所難免,似已失去繼續列為施政重點的意義。因此,新內閣必須有一個更高層次的目標,作為經濟方面的施政重點。

 因此本人遂建議將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做為「振興經濟方案」的最高追求目標。經蕭萬長主任委員採納並說明雖有困難,宜列為「振興經濟方案」中長期追求目標,同時,指示該會同仁據以修訂該方案。

 構思的背景

 經建會將「振興經濟方案」草案報送行政院,行政院立即於1993年7月1日正式核定公布實施,連戰院長並指示: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雖列為中長期追求目標,但事屬跨世紀重大工程,應立即開始進行規劃。行政院為此特成立專案小組推動,並由院長親自擔任召集人,可見政府對該案之重視。同時,指定經建會為推動亞太營運中心的幕僚單位,遂積極展開規劃工作。

 回憶1970年代初期,本人在一次中日經濟合作研究會的專題演講中,曾對台灣未來經濟展望,提出如下簡單的預測:根據過去10年出口導向的發展策略經驗,台灣在隨後20年仍可維持快速經濟成長,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高達9%至10%,每人所得將自1971年剛過400美元,至1991年可提升到4000美元。當時不僅台灣的與會者認為高不可及,連日本的與會者也懷疑作者預測的可靠性,因日本1971年的每人所得才2000美元左右。事後顯示,台灣在1986年每人所得即達4000美元,較本人預測提早四至五年達成。就在1986年,本人又以「對台灣未來經濟發展方向的看法」發表專題演講。當時,未再做量的預測,而對台灣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遠景提出下列看法:

 台灣未來經濟發展,應是利用優異的高素質人力,結合企業精神與充裕的資本,把握台灣優越的地理區位與既有的產業基礎,引進先進工業國家的技術,發展成為科技型的經濟體,將過去依賴「勞力」的報酬,轉變為依賴「腦力」、或「智慧」與「技術」的報酬。(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