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分崠老茶亭,取了車,續往另一處登山口,接續著出關古道的西段,也將完成出關古道的登頂路線。位於海拔889公尺的關刀山,在小百岳排行第36,山頂有三等三角點基石。越過山頂,這也是出關古道的西段路尾,下至登山口不用十分鐘,驅車接上產業道路,經三義交流道的車亭休息站即直可上高速公路。不過登頂的過程必須歷經陡上陡下的山徑古道,昨夜剛落雨,古道多泥石青苔,這可真的體會了先民行古道的腳下功夫。

 「終究還是得繼續前行吧,要放棄嗎?可是我們已經走下去了!」我真的很想放棄,只能期許自己千萬別跌倒,說實在真的很不喜歡自己像個不折不扣的魯蛇,放棄還比較省事。可是你什麼話也沒安慰我,只是一逕地往前走,連讓我提出撤退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踏穩腳步。

 「覓下一個安全的立錐之地吧!覓下一個安全的立錐之地吧!」我不停地叫喚那步步為營,心生恐懼的自己。但那前方的你完全不願意回頭看顧我,這哪是三十年的同窗老友,在陡峭難行的關刀山徑上可真是完全驗出真情假意。沒得怨,只得顧自己。沒想到,不知不覺也就爬到了山頂。

 正想大聲罵你,你又慧黠地笑了笑,「不扶妳,我們都得救;扶了妳,我們都上不去!」全然相信自己吧,你說。這條山徑又陡又窄,僅容一人立足的石階,回身不是菩提,救人反而是災難。靠自己,斷了依賴的念頭,反而一步一步就登了頂。

 真的來到雲煙四起的山頂,看不見遠方的山巒,倒是看見自己真的走了過來。

 出關古道東段的黃蝶雙舞記憶猶存,我繼續在出關古道西段說著自己的故事。雖然前方的你並沒有伸手扶我一把,但是這個故事因為有你的背影,才有一步一步斷念走下去的自己。

 四、密林深處

 你一直不在意過去的模樣。

 你說,眼前風風雨雨就夠你辛苦,不停的找尋站穩腳步的路基,只為了不停的踏穩,好跨出下一步。猶記得年輕時的你還對大環境懷抱憧憬,雖然不知道未來還能做些什麼,自己就是一點也不怕,「只要記得回頭,看到來時路,就能望見前方。」當時我們脫下學士服,彼此互道珍重時,你曾興奮地留下這段話。畢業後,我們很少聯絡,只知道你出國讀書,負笈歸來後留在故鄉服務。我對未來依然充滿迷惘,即使循著一條顯而易見的康莊道路前行,依然不停地懷疑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密林深處依然有神祕的聲音呼喚著我,我總是對看不見的東西充滿好奇,眼前親眼所見雙手觸及的細節反而讓我忽略,我好奇,想聽見已經消逝的聲音,看見早已深埋的文字。所以,我也總是無法連結眼前綿延無盡的風景,甚至留意腳底踏出的路徑。

 我總是渴望聽見言語背後的意思,看見文字深埋的邏輯,也許是過去的回音,也許是未來的召喚。但我總是忽視眼前的真實。我無法確信眼前的康莊大道真的只有這一條,它們也可能埋藏著諸多印證時間軌跡的細徑,走過,無視,就真的永遠錯過了!

 「你知道嗎?那風景與人生的背後一定還有許多湮沒的古道或細徑吧?這三十年你過得好不好?」那天我們藉著臉書找到了彼此,我傳了這段話給你。你一直留在故鄉打拚,我還是離不開城市,見了面,我們談起三十年前的往事多已不復記憶。但你依然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路徑,而我卻依然迷茫,「都走了一大半人生了,不向前看,只好奇看不見的路?豈不浪費時間嗎?」你睜大眼睛看著我,懷疑我這樣浪費時間是為了什麼?

 我提及了畢業時你說的來時路。是我們爬得辛苦,摸索又摸索的成長過往,我愈是往前走,愈是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哪裡跌了跤,而且應該還是跌了不輕吧,不然,怎麼會如此恐懼與不安呢?如果能讓我看清楚,甚至走回到那一處跌跤的地方,拍拍她的肩,好好對她說:「妳真的很痛吧!」我會不會更瞭解自己?更接受自己呢?(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