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從事八大行業女性工作者抱怨這次的紓困金看的到卻拿不到。(本報資料照/程炳璋台南傳真)

舞廳酒店停業1個月,直接影響到的就是酒店與舞小姐的生計,這群受影響的從業人員,即使符合紓困標準,卻害怕申請時需表明職業的尷尬,變得紓困金看的到卻吃不到的窘境,求政府應提供避免遭標籤化的專案紓困管道。

以舞廳、酒店為生計的女性工作者,多數伴隨著家庭問題,離婚獨立撫養小孩者司空見慣,家庭成員生病、欠債者也不少,這群人因為要支出重大開銷,才看上收入較高的陪侍業,扛起家中經濟的主要重擔。

這次酒店、舞廳因疫情停業的風波,使得這群女性從業者有苦難言,明明有資格申請到紓困金,卻礙於切結書上要寫上從事職業,搞得躊躇不前,看著紓困金,卻羞於前往申請。有從事公關小姐私下批評「難道要我為了1萬元紓困金,向社會公開自己在作這個嗎?」

拿不到紓困金,又等不到復業,酒店、舞小姐們抱怨政府政策擾民,為何不乾脆直接發消費券,大家都可以拿到錢補貼過活。

強制停掉舞廳、酒店業既是政府宣布政策,疫情期間並同時取締該相關的女性從業人員往地下流竄,在紓困期,就應針對這群社會底層工作者的損失,設計一套避免被社會標籤化的紓困金申請辦法,實際照顧到遵循法令在家待業的酒店、舞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