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11年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以精湛戲偶及精彩戲碼在布袋戲迷間打響名號,近年也屢屢進軍國際,宣揚布袋戲文化。(嚴仁鴻提供)
三昧堂行銷總監嚴仁鴻表示,三昧堂連續幾年受邀至百貨公司、各場館演出,但因疫情衝擊,今年上半年演出幾乎全數取消,現在也為下半年演出煩惱。(嚴仁鴻提供)
為補貼團隊花用,團員在假日自主接單代工。(嚴仁鴻提供)

 曾獲日本飯田人形劇祭典特別賞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成立11年來屢屢進軍國際,宣揚布袋戲文化。但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今年上半年的演出也幾近全數告吹,雖在4月已申請文化部1.0藝文紓困補助金,但直至本月初才接到補件消息,至今也未收到補助款,眼見團隊帳戶僅剩424元,團員也只得在假日做手工,補貼團隊支出。

 行銷總監嚴仁鴻表示,藝文紓困1.0補助金的申請期限較短,團隊在4月5號寄出申請後,本月8號才接到15號前需要補件的消息,而經評審審核,將發放3萬6的紓困補助,款項還未入帳。團隊也正著手準備藝文紓困2.0補助的申請資料。

 團員共計16人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多擁有本業正職工作。過往是以演出收入作為劇團花用。自疫情爆發以來,已陸續取消二十幾場演出,平均一場可收入2至3萬,一個月的基本開銷則包含開車到教學場地的油錢、志工伙食費、製偶材料費等共2萬多元。

 嚴仁鴻說,因紓困補助的評估著重在疫情影響,資源需要優先分配到沒有演出就會無法支撐團隊運作的大規模表藝團隊,三昧堂團員多數擁有正職,對補助金額也能接受,直呼「有補助就很感恩了。」對每人而言,就像是回到團隊草創時期一樣,一切重頭打拼。

 但嚴仁鴻也表示,許多表藝團體在準備藝文紓困2.0補助的申請資料上,多會碰上「難以證明演出是因疫情取消」的難關,有些原本邀請表藝團體演出的單位行號,會「阿莎力」的協助填寫資料,但也有一些單位行號嫌麻煩,不願意配合,或是在電話中告知演出取消的,都難以作為申請證明,只得摸摸鼻子認命接受。

 面對紓困補助無法及時發放,三昧堂團隊也以製偶專業,努力自主度過難關。嚴仁鴻笑說,假日的團隊辦公室,現在就像是家庭代工場一般,大家各自接縫製戲偶衣裳、修補戲偶的外快,一針一線賺取零花金,補貼團隊所剩不多的存款,疫情不會讓三昧堂休團,反而讓團隊更加團結。

 嚴仁鴻表示,「團員一路走來,每人都知道路程有多辛苦,也不是單靠誰就能獨力完成現在的成績,當初能從沒有錢的團隊走到現在國際知名,相信疫情也不會把我們擊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