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隆董事長嚴凱泰辭世後,遺孀嚴陳莉蓮(中)接任董事長參加股東會,表示公司全面朝向專業經理人的方向挺進。(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積電自張忠謀退休後,由專業經理人接班,圖為董事長劉德音(右)及總裁魏哲家(左)出席法說會說明營運成果。(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達電少主鄭平(右)擁有大陸經驗20年,接班CEO,是台灣企業第二代接班的經典案例。左為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本報系資料照片)
(設計圖片)

 在多數台商眼中,最成功的接班莫過於將企業交棒給子女經營,讓企業與家族一起延續;不過,交棒給子女難度高,華信統領企管總經理袁明仁指出,當前能成功全部授權給子女的台商不到20%,不少企業的接班過程都遭遇到困難。另有專家表示,由於產業轉型提升、全球不確定性增加,未來專業經理人接班、雙首長或多人接班將成趨勢。

 整體來看,子女接班會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子女所學與台商企業經營所需的專業不同,子女不是興致缺缺,就是缺乏接班所需的專業能力;即使順利承接,老班底與新領導之間,也常因輩分差距而無法順利溝通。目前,還有許多台商正在為接班一事大傷腦筋。

 老班底新領導 易摩擦

 一位蘇姓台商二代表示,大學主攻外文,而父親在東莞主要是在做塑膠成型射出,兩個專業差距太大,因此大學畢業後決定在台灣另謀出路;後來因為一直找不到方向,才決定去父親的工廠試試,並以業務經理、總經理特助身分待了6年。

 不過,蘇姓二代說,因為是空降,同事都對自己以異樣眼光看待,很多訊息也有所保留,最令他失望的是,原本以為小時候被稱為叔叔伯伯的老幹部會在工作過程中提供協助,沒想到事實卻相反,更多的人是等著看好戲,也感受不到這些老幹部的信任。

 他舉例說,曾經凌晨4時,去生產線巡視,發現一台機器的產品不良率極高,因此叫工人、機修先停機,將不良品留下,以便隔日檢討並提出報告,沒想到隔日一早回到產線時,竟發現瑕疵產品竟已經被清光,而檢討報告上寫著自己「不懂產線運作,經驗不足,產線問題只是一般生產不良」,因此遭到股東責備,只能吃悶虧。

 鑒於子女接班困難,因此有台商選擇將企業交給專業經理人管理。河南正本清源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張宗勝就表示,董事長早年曾任職於外商,習慣外國企業的制度化管理,加上子女不是在外留學,就是另有高就,且目前尚無接班意願,因此,在對自己相當信任的前提下,將公司經營權交給自己,「目前雖然未全面交班,但也算是工作上的傳承。」

 台企偏人治 不利傳承

 張宗勝說,在專業經理人接班的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若能獲得企業擁有者的信任,交接過程中會順暢許多;另外,就是要有更多的責任感;對於外界常提到台商不信任陸幹的問題,在他眼中並不是問題,「只要工作做得好,就會得到尊重」;被問到若最後董事長子女要接班會如何與之相處,張宗勝則說,身為專業經理人,就是完全配合董事會的戰略規畫,如果看法不一致,多溝通與說服,「就會創造最好的效果」。

 對於台商接棒困難的問題,104獵才招聘暨人才經營事業群資深副總經理晉麗明分析,台灣上市櫃公司有7成都是家族企業,且即使公司頗具規模,但大多屬於中小企業體質,偏向人治,與西方企業的制度化交接有所不同,因此當前台商交班給專業經理人的比例還不高;不過,鑒於產業轉型、全球不確定性因素漸增,專業經理人接班的趨勢會慢慢形成,此外,雙首長、多人接班制也會逐漸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