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

 美國與中國的大國對決,除了軍事對立之外,從貿易戰、科技戰、一路逐漸打向金融戰,新冠肺炎的究責聲浪不斷上升,使得過去一向被視為終極戰場的「金融脫鉤」(Financial Decoupling)浮上檯面,正式成為中南海與華盛頓之間政治對決的武器。

 中美金融脫鉤將帶來難以想像的衝擊,中美兩國的金融連結金額巨大、影響到兩邊所有國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更影響著兩國政治與企業領袖的最終互信。根據總部在紐約、長期觀察美中經貿與金融互動的經濟諮詢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估算,扣除中國政府持有1.09兆美元的美元公債,中美兩國金融資產的相互持有金額逼近4兆美元,如此緊密的鏈結,一旦啟動分手,勢必對全球金融市場帶來核子彈級的震撼。

 美國總統川普在5月初,提出對「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The Federal Retirement Thrift Investment Board,FRTIB)新任董事的名單,這是掌管590萬名美國聯邦政府公務人員、以及所有軍人退休金的軍公教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到去年底為止管理5,940億美元,約新台幣17.82兆元的鉅額退休基金。FRTIB董事會只有五位成員,白宮這次提出三位新任董事,等於強迫重組該董事會。

 川普在提名新任委員一周之後的5月12日,公開表達「聯邦退休基金不應對中國企業進行投資」的明確立場。FRTIB在2007年為了追求更高的回報,在投資規範中通過「允許投資加拿大、中國、以及其他新興市場的公司」。批評者認為FRTIB的投資決策,會將聯邦政府、甚至在前線打仗的軍人退休金,投入在中國國企,反對聲浪甚高,但是FRTIB的決策委員會從資產管理的角度,認為投資不應該受到政治考量的扭曲,終於導致白宮出手,以撤換過半董事的劇烈手段,來禁止退休基金持有中國股票。

 美國政府升級金融脫鉤,正巧遇上4月份在美國上市的瑞幸咖啡鉅額營收造假案,坐實了中國企業會計詐欺的長期質疑。隸屬於美國證監會的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與世界各國會計監管單位,進行跨國會計帳冊透明化的工作,已經完成所有主要國家的會計監管協議,僅剩法國、比利時將在今年完成,但是中國政府基於國安等理由,堅持不同意中國國內立案會計師向PCAOB提供工作底稿的雙向審查要求,PCAOB在去年底發布的年報中,列名帳冊不透明的213家在美上市外國公司,扣除法國與比利時後,其他188家全都是中國企業。

 為此,美國證監會主席克雷頓(Jay Clayton)與PBAOC主席敦克(William Duhnke III)於4月21日在證監會的官網發布公告,宣告無法確保中國上市企業會計透明的問題,克雷頓甚至在隨後的電視台專訪中,直接建議美國投資人不要買進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

 中美兩國相互的產業投資正在急遽冷卻,今年第一季中國對美直接投資僅剩2億美元,美國公司宣布在中國的投資金額為23億美元,相較於去年全年140億美元也顯著減少,而且如果扣除特斯拉上海建廠,金額急凍的趨勢更是明顯。在美國IPO新股上市的中國企業,今年超過5億美元的僅有金山雲一家,外加剛剛提出申請上市的眾包物流服務平台達達集團(Dada Nexus)。達達物流雖屬電商京東集團旗下的企業,但是京東已經追隨阿里巴巴,回到香港申請新股上市,中資企業赴美上市家數驟減,私有化與回香港上市的家數增加,也是金融脫鉤的實質趨勢。

 連串事件顯示過去川普不願碰觸的「金融脫鉤」,在新冠肺炎造成140萬美國人染病、超過8萬人喪生的今年,已經逐漸浮出檯面。由於金融資產的處分,不論在次級市場或是初級市場,不論是債券、股票、或是相關衍生性的產品,都涉及經濟運行的任督二脈,從「拒絕投資中概股」出發的金融脫鉤,最終會不會演變成對兩國彼此相互「抽銀根」,中間可能發生的事件極為複雜、難以預測。(榮鼎諮詢在去年10月9日發布的報告Financial Decoupling: What Are We Really Talking About?,可供讀者參考)

 中美兩國在金融市場的對戰,最後會走向「軟脫鉤」、或是「硬脫鉤」?台灣面對山雨欲來的金融衝擊,應該如何準備,都是高度挑戰的工作。由於FRTIB董事必須經由聯邦參議院同意才能上任,任命聽證會裡參議員、華爾街專家、以及受任董事的發言,將是金融脫鉤速度與強度的一個重要觀察點,值得我們仔細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