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14日赴立法院財委會備詢,對於立委質詢台灣今年經濟成長率能不能「保一」(1%以上),他表示,如果政府各項紓困執行成效良好,將可貢獻經濟成長率0.81~1.0個百分點,暗示「保一」沒問題;有關未來經濟復甦型態,楊金龍也回應,應是外界說的「NIKE型」比較合理。

 楊金龍指出,根據目前所收集到的資料,包括22家國際機構及投資銀行預估,台灣今年經濟成長率有九家認為是負的,其他13家是正的,是不是能「保一」現在還不敢說,央行6月第二季理事會將進行討論並提出預測。

 他補充,但以主計總處第一季經濟成長率1.54%來看,由於掌握資金對經濟成長率的影響比較準確,加上如果紓困執行成效很好,可貢獻經濟成長率0.81~1個百分點,「主計總處的概數是可信的」,但關鍵就在紓困及振興力道強不強。

 目前來看,普遍預期國際第二季經濟情勢還是會惡化。楊金龍認為,台灣疫情控制好,但因為屬於小型且開放的經濟體,受到國際經濟情勢變動的影響大,目前外界說法認為未來經濟復甦將是「NIKE型」,就是慢慢的往上鉤,「我覺得這個形狀比較合理」。代表經濟復甦不會是V型、U型或L型,應是介於U型和L型之間的「NIKE型」,就是緩慢復甦的趨勢。

 至於立委關切負利率議題,楊金龍說,聯準會(Fed)主席鮑爾及多位理事都認為,負利率不是他們的選項,即反對負利率,因為銀行體系會受到很大的衝擊,Fed也是觀察日本負利率後的情況。利率愈低借款人不見得借愈多,因為信用的創造可能更低,也就是銀行可能覺得倒帳風險提高,放緩借款的速度。同時更會直接影響廣大存款族的利息收入,不利國內的消費表現。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也認為,台灣放存比74%左右,即存款資金40兆元以上,遠高於放款餘額30多兆元,即大量存款族靠利息過活,負利率對銀行獲利、存款族影響都很大,「個人堅持認為,台灣不適合實施負利率」。

 顧立雄強調,美國是放款金額甚至高於存款,因此降利率,可減輕企業負擔,但台灣情況不同,有大量存款族,存款金額比放款多10兆元以上,只要降利率就會影響存款族的收入,也影響銀行收入,若台灣流動性無虞,其實台灣不需要實施負利率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