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公務人員協會榮譽理事長李來希批評小燈泡母親、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踩著女兒的頭顱往上竄」,引發公憤。(姚志平攝)
冷血失言拒道歉 藍營轟李來希豬隊友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李來希這兩天引發排山倒海的負評,彷若不把李驅之天涯海角,無法洩恨。然而,當我們快被憤恨淹沒時,是否警覺到,我們也像另一個李來希,口吐毒蛇,欲令別人受傷?這幾年在台灣,政治狂熱者以極端語言挑釁、分化社會,已在台灣嚴重傷害。民進黨作為執政黨,有義務斬斷仇恨的鎖鏈,降低社會對立,而不是企圖操作對立,搾取政治利益。

 仇恨只會衍生更多仇恨,李來希之所以走極端,無非就是因為在反年改、抹黑韓國瑜事情上,他飽受攻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自以為具備發表極端言論的正當性。有這種感受的,絕非李來希一人,「李來希們」的仇恨,來自另一方的仇恨所致。

 長期以來,民進黨及其側翼汙名軍公教為米蟲,在選舉期間汙名化挺韓民眾。在2020大選期間,綠營舉辦的「光復高雄」大遊行,還製作韓國瑜的巨大芻像,引導民眾砍下頭顱、用力插刀、拋撒冥紙,詛咒他不得安寧,綠網軍更多次以不堪字眼辱韓及其家人。

 李來希不應該拿小燈泡的不幸來做消遣,但是誰讓「李來希們」覺得就該這樣罵?不正是另一方的仇恨製造者?他們汙名化軍公教是米蟲、質疑吳斯懷的忠誠度、罵韓粉無腦的人,都要為李來希現在暴衝的言論負責。

 仇恨只會製造更多仇恨,民進黨作為執政黨,掌握了所有資源,應以更高的高度,讓社會走向和諧,帶頭終結仇恨,台灣才有未來,如果總是利用仇恨來動員,社會只會越來越對立,沒有和解,就沒有和諧,一個彼此仇恨的社會,絕對沒有可誇耀的執政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