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生變賣春難民 揭露殘酷色情業(示意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日本風俗產業可謂世界知名,提供色情服務的風俗店充斥街頭巷尾,對少女們來說,既是高危險行業,卻又是賺錢最快的行業,尤其女大生占多數,為什麼會「被迫」進入風俗業賣淫,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大學學費,最近又因為新冠肺炎,讓她們成為「賣春難民」。

來自日本靜岡的由美,考上日本一流的私立駒澤大學,第一年就必須繳納125.7萬日幣(約台幣36萬)的學雜費,4年下來學費高達412.5日幣(約台幣116萬),這對單親的由美來說,家庭根本無力負擔這筆學費,由美與一般大學生一樣,貸款440萬日幣(約台幣123萬),她滿懷希望想著「去東京大城市,畢業後找到好工作就能還錢了」,但這憧憬很快就被現實打碎。

由美還款計畫每月還2.6萬日幣(約台幣7278元),預計還20年,這對剛畢業新鮮人來說就像一座山,部分大學生畢業就業,月薪約20萬日幣(約台幣5萬6千),扣掉房租生活費,根本所剩無幾,身兼兩份工作的由美,內心疲憊不堪,想著要怎麼賺更多錢,因此決定進入風俗業,想不到最近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由美轉戰「外賣服務」,但生意仍相當慘澹,這樣下去還不起貸款,就會變賣春難民。

因應疫情,大多日本風俗產業歇業,像由美一樣陷入困境的少女不在少數,許多人為了生存,轉往AV界,至少比起外賣服務,安全許多。日本風俗產業年產值上千億,許多女大生為了賺錢進入風俗業,或是想藉由這管道翻身、脫離貧窮,但事實是日本對風俗產業仍存有歧視,實際上賺進大鈔票的並不多,曾經看似夜夜笙歌,如今卻慘澹淒涼,或許這些少女的實際狀況,就像電影《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裡的一句話,「每當你想要批評任何人的時候,你就記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並不是每個都有你擁有的那些優越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