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對被害人保護改革過於被動,成效不彰。圖為上月底,殉職鐵路警察的父母獲悉凶嫌無罪,無法接受,被攙扶離開法院。(本報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司改政策中,將保護犯罪被害者及弱勢民眾列為重點,但近年來,蔡政府過於重視被告人權,被害人在法庭訴訟長期居於弱勢,外界批評被害人保護工作不彰。「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台灣犯罪被害人人權服務協會」副理事長劉承武直言蔡政府對被害人保護改革過於被動、未觸及問題核心,以致於犯保工作成效,未能讓國人滿意。

 法務部1999年依《犯罪被害人保護法》成立「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從事被害人保護業務,但是投入的力量相當有限,「沒人沒錢」是犯保協會的窘境。對被害人只能做到訪視關懷、心理諮商。提供家屬民、刑事訴訟協助等,實質效果有限。

 王薇君說,國內犯保工作「非常被動」,犯罪被害人在法庭一直被當成「裝飾品」,如果各地的犯保協會能有專案人員專責向檢察官反映被害人需要,掌握訴訟訊息又不影響檢察官辦案,可以增加被害人信任司法的基礎。

 劉承武表示,現在刑案訴訟核心仍是被告,被害人沒有獨立上訴權、聲請調查證據權,訴訟地位無法與被告平行,連參與訴訟聽審都成為施捨、恩典,這已違反受憲法保障的「武器平等」原則。如果犯罪被害人連檢察官不上訴,都沒有法律救濟途徑,這種訴訟地位不平行的司改保護,只是空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