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時間故事

 *男子

 夜裏看不到隱形男子

 離開了座椅,椅上留置

 骨頭和少少形骸痕跡。

 男子離開座椅,若干日子

 涉回到二十歲的愛情

 星空檢視自己三十歲汗水

 看到四十歲工作承負

 而再活過一次。

 男子離開座位拆解歲月

 家人五十年拱護的生活圍柵。

 *早晨

 時間使一切未成或預備

 都變成新開始……即使朽腐

 (結束了的都是美好的)

 瞌目一夜而睜眼

 就是即將開始了另一個那刻

 早晨出發帶醒所有露水……

 金屬彫像睜眼移動

 *死去

 將失去的人,都帶著

 最後的愛和最末的

 祝福……渾身滿了離去之思

 記憶一直找我們曾有的理所當然

 摸觸各樣火燙與頹廢

 ……。時間坐在灰燼中

 收集灰燼;再度撒作我們的人形。

 *輪椅內

 確是病累了。土地裂個細縫

 自己找到縫;身體帶夢滲進去

 碾過容我的縫隙。我的紋皺。

 馬丁布伯說:「每一趟旅程都有一個

 祕密的目的地」,每個旅者具備了

 地圖;死亡,是引路者。此刻我

 輪椅上思索去處。自縫隙掙出

 (死亡會知道)旅者目的地所向

 不盡是衰老,而是馬丁布伯的皺紋。

 我在一團皺紋綑纏中喊叫

 「要死亡美麗,就必須以戰鬥的臉。」

 風逐漸淡去,骨骼已僵

 還沒想起所到的地方

 忍耐而乾凅的夢魅啊,一個人

 在虛無內舞蹈,沒想起要去的地方。

 ……時間久久的凝視

 那還沒有想起的秘密目的地。大夢交織

 人和影子互換、縫隙的出口

 烘紋皺的爐火。沒有想起自己

 祇想著要去地方存有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