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南市學甲區推廣社造的陳胤丰(左一,攀樹者),3年前向攀樹師學習相關技巧,業餘時在學校開設體驗課程,也接案修剪樹木,讓他有穩定收入能持續從事社造工作。(陳胤丰提供/莊曜聰台南傳真)
高空樹木修剪工作除了傳統的「吊車修剪」外,近年針對特定場所或珍貴老樹,也開始採用「攀樹修剪」方式,人員須經過專業訓練,能保持樹型完整,也兼顧作業安全性。(陳胤丰提供/莊曜聰台南傳真)
高空樹木修剪工作近年開始「攀樹修剪」方式,比起傳統吊車修剪方式,較不受高度、長度及地形限制,專業人員像蜘蛛人爬上爬下,身手矯捷。(陳胤丰提供/莊曜聰台南傳真)

梅雨季、颱風季節即將到來,為了防災等因素,校園、機關單位都有修剪樹木的需求,一般都發包給園藝或工程公司進行,但礙於預算或效率考量,偶爾會發生樹木枝葉「修過頭」的情形,引發民眾熱議,近年開始流行起「攀樹修剪」方式,專業人員像「蜘蛛人」爬上爬下,還能替樹木做簡單健診,在台南經營鼎農村的陳胤丰,就靠著這一技之長,讓他能持續從事社造工作。

35 歲的陳胤丰原來是北漂青年,8年前回到故鄉學甲投入社造,並將古厝整建成據點,以「鼎農村」為名,推廣親子農村生活體驗,要將特有農村文化向下扎根,但這並不容易,經歷積蓄用盡、夥伴離去等危機,雖然有申請到部門相關經費,仍得咬牙苦撐。

3年前因打算修剪鼎農村前芒果老欉,與友人閒談間得知「攀樹修剪」方式,因陳胤丰本身就是專業繩索及定向越野教練,安全登高對他來說不是問題,經過介紹,找上攀樹師林韋銘學習相關技巧,「出師」後除了與團隊合作,還能自行接案,也在鼎農村或前進校園開設攀樹體驗課程,讓孩子體驗攀樹樂趣。

陳胤丰說,攀樹修剪不受樹高、枝葉長度及地形限制,且較為靈活、機動性高,可以穿越交錯的樹枝、電線等障礙物,與吊車修剪可以互相搭配,若學習相關知識,還能替樹木做病蟲害檢查、健檢評估等。

陳胤丰表示,目前一般個人接案行情1天在5000到8000元之間,配合團隊施作每日也有2000到3000元收入,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他的農村生活體驗營不是取消就是延後,還好有攀樹修剪工作維持開銷,才能繼續從事最愛的社造工作,未來他計畫報考攀樹師提升自我,也將繼續開設攀樹課程推廣,讓學子們透過攀樹親近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