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9日告別金管會,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圖/魏喬怡)

是接受挑戰,不是被拔官。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9日揭密離開金管會,是總統蔡英文在11日徵詢他接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也隨即請教行院長蘇貞昌的意見,「院長希望我留任金管會」,但總統希望他到國安體系歷練、國安體系需要有人來做一些事,最後選擇離開的關鍵是「總統很堅持」。

同時,顧立雄認為其在金管會2年8個月的任期,許多建置工作、政策已「落實到某種程度」;且總統看準顧立雄愛接受挑戰、不服輸的個性,在此階段拋出這樣的新工作,顧立雄說雖會「遲疑」,但「確實我是會被打動」,所以最後也同意接下國安會秘書長一職。

顧立雄表示,總統認為國安系統不止國安會、國安局,還有督導的相關單位,需要具有法律專業、有邏輯思考能力的人出任;二是國安問題不只有外交、兩岸,如新冠肺炎就造成國安危機,資安也可能造成國安問題,需要有人整合不同領域的人,作好國安因應,第三就是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說的,就是顧立雄獲得總統的信賴、信任。

顧立雄也澄清,離開金管會絕對不是因為大同案、元大原油正2ETF等問題,也不是外傳因銀行紓困跟蘇貞昌吵一架,都不是事實,蘇貞昌在大同案上只交待要積極查陸資介入台灣市場的問題,兩人之間並沒有任何嫌隙;顧立雄說:「外界從金融圈的角度去看政府的人事安排,太狹隘!」

對於未來的新職,顧立雄表示,要思考國安團隊如何重新整隊,讓國安因應現在雙首長體制;總統府的國安會要如何協調,達成統合國安任務。

顧立雄也表示,自己從金融路人甲,斜槓人生到金管會主委,現在應可說自己是十足的金融人,未來又要跳到另一個體系,自己沒想到30多年的律師人生,轉戰公務體系後,會如此斜槓人生,但他的「驚奇人生仍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