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布的駿利亨德森全球股利指數,新冠肺炎疫情幾乎未對今年第一季的企業派息表現造成任何影響,但是今年剩餘的時間裡將面臨顯著的衝擊。

故此,第一季高水準的指數表現只是暫時的現象。以整體派息而言,第一季全球企業派息規模成長3.6%至2,754億美元,同時間基礎派息成長率為4.3%。美國與加拿大的派息規模均寫下史上單季新高,日本、香港、與俄羅斯則打破歷年來第一季的最高紀錄。第一季,駿利亨德森全球股利指數上升至196.3點,並寫下歷史新高。

駿利亨德森評估,在樂觀的情況下,2020年全球企業派息規模預估下滑15%至1.21兆美元,派息金額較去年減少2,130億美元。在悲觀的情況下,今年全球企業派息將減少35%,派息金額僅剩9,330億美元。

為了評估新冠肺炎疫情對於2020年企業派息的影響程度,駿利亨德森針對全球四分之三的派息企業(依據派息金額計算)深度分析。

研究團隊將這些派息企業分成三大類:已經取消或是暫停發放股息的企業、派息易受影響的企業、以及派息最不容易受到影響的企業。

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各個區域與各個產業的派息影響程度大不相同,但是所有企業的派息都受到以下主要因素的考驗:

疫情的嚴重程度:疫情會擴散到什麼程度?

禁足令的影響程度:對於經濟活動的傷害有多深?

刺激政策:政府與央行對企業與經濟活動祭出哪些刺激政策?

法規層面:主管機關對於企業的要求-例如對銀行產業-有多嚴格?

產業組成:股市當中易受疫情影響的產業佔比有多少?不易受影響的佔比為何?

派息的季節性:派息的季節性有多明顯?季節性的影響是否無可避免?

派息政策:派息佔企業獲利的比例有多高?企業傾向固定的派息比例?還是漸進成長的派息政策?

北美與亞洲企業派息受到的影響料將最小,但是背後原因各不相同。

北美地區的產業組成較為有利(科技產業佔大宗),且企業為了保留現金,通常傾向選擇減少買回庫藏股,而不是刪減股息。

在大陸與其他亞洲國家,2020年的派息取決於2019年的獲利表現,因此疫情對於派息造成的影響料將在2021年變得更加顯著。

另一方面,英國與歐洲企業派息受到的影響最深。政府主管機關強制要求銀行停發股息,且大型石油企業與各大企業亦已減少派息。

以各個產業而言,銀行、非核心消費、與特定工業類企業(例如航太)的派息面臨最大的威脅。儘管原油、採礦、金融、與營建產業的派息普遍容易受到衝擊,但是投資人仍可在科技產業之中發掘相對安穩的派息來源。

此外,防禦性產業-例如健康照護、食品、與多數基本消費產業-其派息亦相對較為穩健(但是不含極度仰賴餐廳與酒吧的飲料業者)。

面對如此龐大的不確定性,任何派息的預測並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因此駿利亨德森決定撤回其對2020年的預估。

儘管如此,研究團隊仍針對最好及最壞的情境評估,協助投資人一窺2020年的派息前景。

在樂觀的情況下,僅有那些已宣佈刪減股息或是極可能刪減股息的企業會在今年調降股息。在此情況下,今年全球企業派息將下降15%至1.21兆美元,減少的派息金額約2,130億美元。

在悲觀的情況下,所有體質脆弱的企業都會刪減派息,屆時今年全球企業派息將下降35%至9,330億美元。

從上述這兩種情境的顯著差異可知,眼前這場疫情危機仍在快速變化中,但是整體而言企業應該只會調降派息的金額,不至於完全停發股息,因為它們希望節省現金並加強資產負債表。

此外,今年疫情帶來的部分影響將延續至2021年,屆時企業派息規模料將低於疫情發生前的預估結果。儘管部分債臺高築的企業可能無力因應如此突然且劇烈的經濟衰退,但是考量目前企業整體的負債程度,接下來只要全球確診案例過了高峰期、各種封城令與禁足令告一段落、且全球經濟活動開始回復正常並復甦,多個產業應可在2021年回復派息。部分企業為了保留現金並強化資產負債表,可能會選擇刪減股息、停發股息、以及發行股票增資。

駿利亨德森亞洲股息收益策略的共同經理人Sat Duhra表示,儘管面臨史上最為艱鉅的企業經營環境,但是亞洲企業的派息持續展現韌性。儘管前所未見的市場壓力迫使其他國家調整派息政策,但是亞洲企業似乎正進入復甦的階段,派息表現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

值得注意的是,北亞的派息表現顯著改善,多數國家在第二季宣布亮眼的派息數字,且部分國家的派息甚至名列亞洲前茅,因此我們預期派息的波動幅度相對較低。儘管企業獲利前景走下坡、全球經濟充滿不確定性,導致大企業壓低派息比例,但是整體企業的營運前景似乎比原先預期地更有韌性-儘管可能還是會有些意料之外的負面事件,因此未來企業派息應有進一步的成長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