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車大廳如何兩全?牽扯價值觀而非交通議題。(潘千詩攝影)

北車大廳禁坐令如何兩全其美?前北市交通局長認為,該議題已是價值觀問題而非交通議題;學者認為,北車一直以來是文化聚集地,可透過設計、活動等方式,將北車躍升如紐約時代廣場般的國際地標。前交長賀陳旦建議,找非官方組織居間協調折衷作法。鐵道學會建議交通部審慎思考車站有無保安疑慮。

前交通部長賀陳旦認為,北車大廳在管理上確實兩難,需要拿捏好分寸,但他建議,台鐵局應盡量展現包容,至於空間上,可朝做好總量管制的方向研議,且應邀請如:外籍移工團體、友善人士、糾察員等非官方組織居間協調一些作法,至於官方最好不要直接介入。

國立中山大學人文暨科技跨領域學士學位學程助理教授宋世祥認為,台北車站從以前到現在就是一個文化匯集地,不同種族都會到此處聚集,對台灣文化有一定程度的意義,像紐約時代廣場就不會拒絕任何人逗留。中央、地方、台鐵可透過設計、活動等,幫助不同文化的人在此處交流,讓北車不僅只是門面,層級很有可能躍升為台灣多元文化的國際地標。

前台北市交通局長濮大威認為,該議題屬於價值觀問題,且據他了解,國外車站較無類似狀況,這也是台灣特別之處,畢竟國內有很多外來的勞工朋友,需要在便宜且舒服的空間社交,算是一種特殊需求,如果妨礙到車站動線確實要管理,但其實大部分旅客都在車站下方移動,只要城市空間運用得宜,即可解決。

台灣鐵道暨國土規劃學會表示,歐美車站縱使大廳很大、很美,大多不能拍照,更別提席地而坐,原因在於反恐與保安,畢竟車站是重點基礎建設,交通部應思考有沒有保安的疑慮,若有,警察只能驅離,當然也別想在大廳辦活動,該議題與移工無關,跟旅客安全有關。

淡江大學運輸管理學系副教授羅孝賢說,根本原因在北車的候車座位與旅客活動空間不足,加上地板設計一白一黑,當然會導致旅客想找地方休息而跑去坐在棋盤格上,這跟移工沒有直接關係,建議朝此方向研議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