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關學者質疑「美國在台海到底想幹嘛」。圖為2018年11月9日,第二輪陸美外交安全對話在華盛頓舉行。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左二)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右二)共同主持。(中新社)

大陸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20日在陸媒《環球時報》撰文指出,盡管深陷疫情,但美國最近在台灣問題上卻不斷挑起事端,不僅支持台灣作為觀察員參加世衛大會,美軍軍艦軍機還多次穿越台灣海峽及其附近地區。美國加緊打「台灣牌」,有人擔心,這會否引起中美在台海突然陷入更激烈的摩擦?

文章指出,首先,美政府與國會在包括涉台議題的對陸政策方面,已基本形成協調互動關係。2017年以來美國確立以戰略競爭視角看待對陸關係,並在各關鍵領域出台邊緣化或壓制大陸的相對完整的政策體系,台灣是其中關鍵構成要素。

李海東說,美中建交後直至歐巴馬政府下台,美對陸政策制定中,國會始終是個「狠」角色,在台灣等議題上,不斷以價值觀、意識形態或地緣政治角逐等理由推出極端決議或法案,但總統大致而言對陸政策處理較為務實,形成對國會的「約束」,美對陸接觸政策相當長時期內大致保持了穩定性與連續性。

但本屆政府上台後,國會與總統涉陸政策以往那種相對制衡基本消失,兩者不僅協調推出了一輪輪對陸衝突法案和政策,而且呈現出某種相互競爭看誰對陸更強硬的現象。國會通過的一系列涉台法案,總統往往迅速予以簽署,構成府會合作對陸整體強硬的決策特點。這種互動關係存在內生慣性,確立後將很難改變,就此而言,美國在涉台議題上對陸衝突政策將更為密集。

其次,盡管目前美國官方依然宣稱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但近年來國內多項立法卻在降低一個中國原則的重要性。過去3年,美國會與總統協調在涉台議題上出台《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以及《台北法案》等文件,致力於加強與台灣官方往來、支持台灣擴大國際影響、繼續對台軍售等。這些政策已偏離以往美國在大陸與台灣之間搞平衡的通常角色,客觀上起到支持台獨的作用。這既是美國拋棄以往對陸接觸政策框架的反映,又是其對陸競爭政策不斷強化趨勢的展示。

第三,盡管將台灣置於對陸戰略競爭的重要位置,且其涉台政策更具衝突性,但美不會以挑起更激烈摩擦甚至軍事衝突的方式在台灣問題上與中方徹底攤牌。當前美國政府內充斥著對陸持極端立場的超級鷹派,很多人擔心他們會在台海挑起難以預測的極端事件,導致中美間出現大麻煩。

實際上,美涉台議題的近期處理顯示,美方還是傾向於以政治與外交手段達成藉台灣牽制大陸的目標。比如,在台灣尋求以觀察員身分參加2020年世衛大會的事件中,美國反覆給予口頭支持並慫恿別國以行動予以支持,但它實際上始終不向世衛大會提交支持台灣的提案。美國善於宣揚所謂立場原則,更清楚涉台行動程度的利益邊界。美國利用台灣問題牽制與詆毀大陸意圖清晰,但絕不會因台灣損害自身重大利益。

文章判斷,大國博弈中比拚的往往是各自的「戰略耐心」與對各自社會活力的信心。美國近段時期涉台極端政策未嘗不是其焦躁心理與社會活力不足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