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9年開始,台積電就開始為華為訂單歸零的最壞情況做打算了。圖/美聯社

台積電與華為從16奈米的製程開始合作,發展到如今,華為已成為台積電僅次於蘋果的第二大客戶。台積電的年收入中高達20%的比例來自於華為,以2019年的年收入為例,華為對台積電一年的訂單量高達70億美元。但據美國商務部最新宣佈的出口管制措施,若台積電沒有獲得美國許可,暫時不能再接受華為的新訂單。

但與華為類似,為了應對外部環境變化,台積電其實也在做兩手準備。據外媒報道,有消息透露,從2019年開始,台積電就開始為華為訂單歸零的最壞情況做打算了。甚至有傳聞台積電已有降價的空間了。

為彌補華為的缺口,一方面,台積電給了在7奈米/5奈米先進製程方面能擴大訂單規模及預訂產能的客戶較好的價格空間,並給出了更好的技術服務條件;另一方面,台積電提前追加了華為海思7億美元的5奈米和7奈米緊急訂單。

另一方面,為了挽救業績據稱它積極拉攏輝達、AMD以及其他新客戶,為獲得這些客戶的青睞,它非常罕有表達了願意降低晶片代工價格,顯示出它的焦慮情緒。在以往台積電是一家非常強勢的晶片代工企業,向來不願向客戶低頭。2015年蘋果的A9處理器同時由三星和台積電代工,蘋果是台積電的第一大客戶,當時蘋果要求兩家晶片代工企業降低A9處理器的代工價格,台積電強勢予以拒絕,而三星則同意了蘋果的要求,由此可見台積電是多麼強勢。所以目前降價的舉動也非常罕見。

關於華為與台積電之間的合作能否繼續這一問題,還需要看美國的態度。5月15日美國工業和安全局(BIS)已經宣佈將推出新的出口管制規定,以限制華為使用包含美國技術和軟件在國外設計和製造半導體的能力。受此影響,市場傳出消息稱,台積電因不可能改用其他非美系設備來規避這項規範,已暫停接收華為的新訂單。

不過,目前台積電已經承接了AMD、輝達訂單,加上既有客戶加大訂單,預計華為海思訂單減少帶來的影響將降至最低,其全年營收成長可望有至少1%增幅,甚至如預期有15%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