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沙島、太平島位置。(取自國家公園管理處)

 美中在南海的角力進一步升級,由政治、外交、輿論戰擴大延伸到法律戰。6月2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凱莉.克拉夫特 向聯合國祕書長辦公室遞交一份外交照會,指控中國在南海所提出的海洋主張與國際法相牴觸。美國務卿蓬佩奧也在推特中呼籲聯合國會員國團結一致,反對北京做法,捍衛國際法和海洋自由。

 照會中,美國表示反對中國大陸將有關南海歷史性權利之主張延展、超出北京依據國際法,尤其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所被允許主張的海域和海洋權利範圍。美國再度強調審理《菲中南海仲裁案》之仲裁法庭於2016年7月12日所作出之判斷是最終且對中國大陸有約束力,尤其是此最終判斷認定北京依據「九段線」與歷史性權利在南海所主張之海域超越了《公約》所允許畫定的範圍。美國進一步指出,北京對南海西沙群島所採取之直線基線畫法也與《公約》規定相牴觸,中國大陸的過度海洋主張限制了其他國家在南海行使航行權利與自由。

 美國也在照會中表示中國大陸對南海諸島採用直線基線畫法的做法與《公約》相違。中國大陸在這些低潮高地之抽砂填海造島和建造部署軍事設施,都無法改變這些海洋地物的法律地位和可擁有的權利。

 次日,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對美國的指控做出回應,表示「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是在長期歷史過程中形成的,符合包括《聯合國憲章》、《公約》在內的國際法,不會因個別國家無端指責而改改變。」他也指控美國不但沒有恪守就南海島嶼主權爭端持中立立場的承諾,反而經常在南海製造事端,搞軍事挑釁,不利維持南海地區之和平與穩定。

 美國加入新一輪的南海法律戰有可能觸發其他美國盟邦或理念相同的國家,例如日本、澳洲、英國、法國或印度針對中國大陸在南海的動作做出回應。美國川普政府也有可能加大力度以南海作為抓手執行印太戰略。中國大陸與東協國家有關《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也勢必受此新一輪法律戰的影響。

 但中國大陸也不是省油的燈,除了持續南海的島礁建設和軍事部署外,未來勢必會有各種因應作為的提出,而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或在南海部署海上浮動核能站的可能都無法被排除。

 對南海問題採取低調作為的蔡英文政府,除了密切注意南海升高中的法律戰之外,是否也應該像處理新冠疫情全球蔓延所提出的「台灣可以幫忙」(Taiwan Can Help),在南海也推出台灣可以幫忙解決爭端,維持南海和平與穩定的新倡議?如果新內閣能夠擬定出一個新的有創意的倡議,或許蔡總統可以考慮登上太平島向全世界表示:「是的,台灣在南海也可以幫忙!」(Yes, Taiwan Can Also Help in the South China Sea)(作者為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