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台灣)商業銀行財富管理業務管理部資深副總裁曾詩如
澳洲儲備銀行資產負債表增速為G10中最慢

 澳幣匯率自今年3月初從低點反彈以來,強勁的走勢不禁讓人回想起2009年的初升段。這也與我們的分析一致,澳幣走勢的表現在市場動盪時期,就如同風險性資產(例如股票)一般,會隨著市場大幅波動。而近期澳幣反映風險偏好的大幅上揚,似乎也意味著全球經濟活絡的狀態會有V型反轉的可能。

 但是,我們的核心概念還是基於全球經濟將以U型復甦方式進行。由於經濟復甦的動能需要時間醞釀與累積,並偶爾會參雜一些假象,因此市場仍須面對一段時間的不確定性,直到復甦的趨勢最終確定。我們認為,澳幣的走勢短期間受市場風險偏好變化的影響仍在所難免。

 澳債務比重 遠低於他國

 即便如此,在最初受風險偏好主導的「逐險避險」階段過後,以下四個因素將對澳幣匯率帶來支撐─(1)澳洲政府具備更靈活的財政政策:與美國、歐元區、日本和英國相比,澳洲政府的債務相對水位較低,隨著政府財政政策將成為刺激經濟發展的主要工具,澳幣肯定將從中受益。根據國際貨幣基金2020年4月《財政監測》報告指出,2020年澳洲政府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預計將達45%,而同樣數據在美國、歐元區、日本和英國則分別為109%、84%、237%和85%。

 (2)非常規的貨幣政策將帶來差異:由於全球各地均採行穩定政策利率的模式,因此市場關注的焦點自然轉向非常規貨幣政策(例如量化寬鬆政策)對外匯造成貶值的影響。在十大工業國中,澳洲儲備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增速相對最慢,也讓澳幣匯率有機會相對成為贏家(見圖)。

 (3)外部資金部位提供匯率韌性:澳洲政府在2020年第一季度創下澳幣84億的經常帳盈餘,並連續四個季度實現財政盈餘(澳洲政府統計局,2020年6月2日發布資料),再加上養老基金資產的強勁增長,澳洲政府的外部資金部位也來到數十年來最穩健的水位。

 (4)澳幣匯率偏低:據Refinitiv Datastream與滙豐銀行的資料,如果以實際有效匯率對比全球金融危機最嚴重時期的低點,現階段的澳幣匯率顯得相對便宜。

 由於以上因素的本質多是結構性而非週期性的,因此我們認為將會推動澳幣在中長期內穩步上升。景氣拖棚 不利歐元英鎊

 另一方面,我們預計全球經濟U型反彈的情景下,最大的輸家將是歐元、英鎊和加元。我們認為,如果無法以某種形式實現債務共同化的明確計畫,歐元區各成員國的財政失衡和不一致,將再次引發人們對單一貨幣區可持續性的質疑。雖然我們不認為歐元區會解體,但市場可能會更進一步升高對這種可能性的預期,並對歐元匯率帶來相對的壓力。

 從財政角度觀察,英鎊也同樣呈現脆弱的一面。英國國家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很高,不僅面對巨大的赤字,同時也需要向外國融資。而這還沒有將英國脫歐可能帶來的政治麻煩考慮進來,以及到今年年底與歐盟無法達成貿易協定所造成的可能風險。我們推估,英鎊兌美元今年會持續疲軟,然後在2021年出現小幅反彈,而加元也會面對類似的命運,我們預計加元在2020年將對美元持續呈現貶值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