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靜農先生於溫州街18巷6號,「龍坡丈室」庭院。(池上穀倉藝術館提供;莊靈攝)

 2020年為國學大師臺靜農辭世30周年,這位集文學家、教育家與書法家的前輩文人,作育英才無數,包括林文月、施淑、林懷民、蔣勳等作家及藝術家,如今也成為不同領域中被仰望的老師們,懷抱著「想為臺老師做些事」的想法,促成了《我們敬愛的臺靜農老師》特展。

 由台灣好基金會策畫,幾位手上藏有臺靜農書法的「晚輩」希望把作品集中、展示,促成此展出,策展人谷浩宇表示,不僅是臺先生的學生與晚輩、家屬提供了私人收藏墨寶,故宮、史博館、兩廳院、台灣大學也將所藏外借,並在風光明媚的台東池上藝術館呈現。

 長時間進駐池上創作的蔣勳表示,在這樣樸素無華的地方分享臺靜農的手跡,「讓當地大多數在土地中勞動的農民認識『臺靜農』,或許可以告慰青年時寫過《地之子》的靜農先生一生的社會關懷吧。」蔣勳分享他所藏的一副對聯:上聯為樊樊山的詩「栗里奚童亦人子」;下聯出自龔定庵詩「東山伎女是蒼生」,看待奴僕、外勞為「人子」,妓女同為「蒼生」,從此聯的內涵與書法的隱忍頓挫中,透出人道主義的社會底層關懷。

 學者、文學評論者施淑憶及當年寫論文時在臺靜農家中,只見他書房旁打開另一扇門,便是堆疊了大半個日式宿舍邊間地板,臺老師沒有裝裱的字畫,讓她「喜歡就拿去!」包括原本應邀參加書法展,後來覺得寫得太好不想送去的條幅;施淑更印象深刻臺靜農一回取出新完成的鮑照〈飛白書勢銘〉,超長字幅從書房一直拉到廊道,起鬨說:「這是老師的長篇小說!」臺靜農當下露出施淑少見的一次開懷大笑。

 臺靜農書法的魅力何在?林懷民自言雖很晚知曉臺靜農,「卻很快被他鐵筆銀勾的書法吸引了」。施淑表示,精於書道的人常以「字外有字」論斷書家懷抱和境界,在她看來,在臺靜農的書藝精神之間,她總能感受「他那站在中國現代史的前沿,有著國際歌,有著馬賽曲,有著人間大愛的年輕鷹揚的生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