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在高雄市政府已任職36年的參事楊明州,獲知行政院將派其代理市長的第一時間,向媒體表示「公務員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照理說,出身常任文官者會以推動政府政策與為民服務為職志,但楊明州卻把代理市長比喻成為保家衛國而無從選擇的「戰場」,顯露出他也認同上級長官把高雄視為待光復的「城池」。

 兩年多前,原高雄市長陳菊決定轉任總統府祕書長時,也對外界表達了「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陳菊是民進黨內派系的領導人物,發展之道就是為黨或派系攻城掠地,攫取得以壯大黨和派系的地盤和各種資源,故在她的眼界所及之處,應該皆是「寸土必爭」和「寸土不讓」的戰場。

 然而,楊明州是常任文官,若也把代理市長職務視為率兵上戰場,難免讓人覺得是為捍衛民進黨的地盤而戰。連行政院指派代理市長的公務員也已表現出像是為了民進黨而勇於上戰場的戰士,但目前國民黨雖是最大的反對黨,在高雄市長補選的戰場上,迄今尚無一人敢自願出馬叫陣。

 反觀民進黨,既懂乘勝追擊且還用兵神速,中央選舉委員會12日公告高雄市長罷免通過解職的同時,一併公告將在8月15日舉行市長補選。不難理解,補選時程放在暑假期間速戰速決,對民進黨最為有利。這也是因民進黨既已掌有決定權,就不會在戰役中讓敵人有喘息與整備的餘地。

 罷免韓國瑜通過後,出現了要罷免幾位綠營人士的呼聲,且還被稱為「報復性罷免」,意在降低其推動時的正當性,在國民黨與藍營內部也有不少人持保留甚或卻步的態度。然而,罷韓不僅即是「報復性」,更因民進黨以中央全面執政的權力和資源,助攻罷免在野黨的地方民選首長,這根本已是發動一場不對稱的「輾壓性罷免」。

 事實上,在野黨挑戰執政黨需要創造戰場,且發動場場小戰役的目的也未必即為求勝,而是為製造如冷戰期間的「恐怖平衡」,或藉主動力戰來培養戰力,以求未來能贏得更大的選戰。因此,針對某些言行乖張的立委或議員發動罷免,即使最終功虧一簣,卻不無令其收斂或提升其問政品質的效果。

 這次的罷韓事件凸顯了罷免門檻的不合理。但以罷免須達投票權人數25%的標準來看,對採單一選區的立委來說,可能是個「美麗的錯誤」,讓選民可藉此發揮制衡立委的力量。如果未來真有罷免成功之例,還可凸顯法律須檢討之處。

 民進黨執政濫權已幾近一黨專政,「包容」已成為其餵食民眾的糖衣麻醉藥,而在野勢力或政黨竟拿來作為怯戰和避戰的理由。民進黨所以愈加肆無忌憚,正是看準了在野勢力的怯懦。(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