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可白的甜美笑容深植人心。(羅永銘攝)

米可白當年以笑容滿面、樂觀開朗的「葡萄姐姐」形象出道,最近她主演的台視《生生世世》正在熱播,總是笑臉迎人的她,日前因受訪時突然「爆哭」引來婚變聯想。她接受本報專訪時苦笑表示,她的婚姻真的沒怎樣,當下她只是單純想到花了9個月努力拍了超過1000場戲,自己還曾被突然垮下、共約80公斤的產檯和產婦撞擊子宮,也曾飛車摔到左肩膀完全不能動,甚至流感發燒引發肺炎,是那些辛苦的畫面讓她一時有感而發才會流淚。

米可白過去螢幕形象一直都是甜美樂觀開朗。(羅永銘攝)

米可白的甜美笑容深植人心。(羅永銘攝)

不過米可白坦言,「我有時笑都不是真心的笑,以至於人家總覺得我只是每天嘻嘻哈哈,都沒有難過的時候,其實我只是把難過、不愉快都放在心裡,因為我怕別人擔心我!」她坦承自己保護色很重、防護膜厚,只想讓人家看到她最完美的一面,拍戲時也總要求自己每一場戲都要做到90分,因為對她來說,90分才是及格分。

不僅導演總說她把自己保護得太好,同劇的薛仕凌也常覺得她太ㄍㄧㄣ 了、要她學著「做自己」,「薛仕凌是我的心靈導師,他會提醒我,我的表演方式很安全,但太保護自己,有時表演時就該做自己、不要想那麼多,可能會因此找到不一樣的新火花」。

米可白習慣把難過放心裡。(羅永銘攝)

米可白習慣把難過放心裡。(羅永銘攝)

她最近正在準備台視備檔新戲,劇中將飾演女強人,她期許自己能有所突破,想要豁去像脫光光一樣演戲,讓大家看到她真實個性,「因為角色跟我本人有點相似,前幾天在揣摩角色過程中,認真回想這一路,突然覺得自己走得好辛苦,就崩潰哭了」,她以為自己一直以來偽裝得很好,但有一部分的自己其實覺得「我好累喔」,會崩潰是因為心疼自己,「我常常太過於勉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拒絕別人」。

「我是很少說不的人,拍戲時就算發燒生病,還是會盡量配合、總說我可以,但其實聲音可能根本發不出來了。拍《生生世世》騎車摔倒飛出去,因撞到頭導致脖子的骨刺移位,所以左肩膀不能動,後來緊接著又得流感休息5天,繼續回來拍戲卻燒到38.5度,那是我第一次對劇組說我真的不行了,怕再拍下去隔天就不能來了。結果工作人員聽到我說不,反應竟然都是很開心感動,他們覺得我進步了,終於第一次說『不』了」。她透露平常拍戲如果累到不行,就會一直手捏壓虎口提神,聽到導演喊到「3」就瞬間把眼睛打亮,有一天她狀態實在不好,平常自我規定一天NG不能超過3次,但那天已經7次爆表,「於是我直接開口咬下去!把虎口咬出深深的齒痕!」

米可白在八點檔《生生世世》飾演助產士「明珠」。(台視提供)

米可白說,她雖然是家裡最小的女兒,但因兄姊較叛逆,她從小跟在媽媽身邊幫忙,總告訴自己「我就是要當好妹妹、乖女兒,不能讓爸媽擔心」,也因此她被訓練得很堅強、很會照顧自己,連媽媽都覺得她像姊姊、媽媽反而像妹妹。「一直以來,好像都是我在疼愛別人,但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我很會照顧別人、可以讓人很安心,看到大家很開心,我也會很開心」。

至於已婚6年,因鮮少公開提及身家上億的「尾牙大王」老公謝銘杰,常被懷疑婚變,她苦笑說,從一結婚就被問要不要生小孩,不生就被說一定生不出來,然後不想提就被懷疑婚姻一定有問題,「為什麼大家覺得女藝人的焦點就只能是婚姻?但婚姻不代表一切,女性的工作表現也需要被認可,為何要把我們的價值建立在婚姻上?我不太懂!我的家人都不會關心我要不要生小孩,但外界卻關心得好徹底!甚至有網友還酸我生不出小孩就是苦命啦!」她強調自己從結婚前態度就是這樣,結婚後也還是以工作為主,不喜歡在社群軟體分享婚姻私人生活,且另一半非圈內人本來就比較低調,「我真的喜歡簡單,不喜歡把事情搞複雜」。

米可白即將在新戲飾演女強人,她希望更勇敢做自己。(羅永銘攝)

飾演助產士的她劇中接生無數新生兒,但現實中的她其實超害怕、不敢抱嬰兒,因此對於是否準備要當媽媽,她說真的還沒有想到,也還需要時間克服對嬰兒的恐懼,「走一步算一步,一切順其自然,計畫也趕不上變化」。接演這部戲後她只想到當媽媽好辛苦、很偉大,還沒想到要生小孩,「現在讓我抱真嬰兒,我應該會嚇死吧」。

米可白辛苦拍了《生生世世》九個月,希望外界重視她的工作表現更甚於婚姻狀況。(台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