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

 隨著政府的紓困結束、振興開始,暑假的來臨,也意味著第一屆「新冠世代」大學院校的學生,將進入工作職場直接面對最殘酷的檢驗。對於青年學子的就業與年輕世代的未來,副總統賴清德在2018年仍擔任行政院長時,就已經訂定「2030雙語國家」的政策目標,應該要做為新冠世代的第一個十年計畫,藉此提升青年人力素質,強化國家競爭力,此其時矣。特別是,建立「雙語國家」的長遠發展目標,如果能夠結合減輕學生的學費負擔,並建立配套的獎勵機制,當可以提高政策執行的可行性!

 傳統的競爭力思維,只重視能轉化成為具體生產力的專業知識,注重的是學歷和文憑。然而在「5G/智慧/無人/雲端/數據/電動」、「做的」發展趨勢下,擁有「行走國際全移動」和「吸收知識無障礙」、「說的」語言能力,無疑是提升國家與企業人力資本、看不見的隱形競爭「學力」。

 就這個角度而言,以下兩組的政策工具配套,值得政府的重視:第一,從高中技職學校的青年學子做起;第二,將大學院校學生的學貸減免與英文學習,進行富有「助青」和「脫貧」意義的對接。

 首先,提出配套並具體可行的措施方案,達到政策目標。曾經在台南市政府首先推行,賴清德副總統於2018年9月當行政院長時,就將2030年訂為達成雙語國家政策的目標年,而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則在前年12月,正式提出「2030雙語國家政策發展藍圖」。其中,與年輕族群最相關的有兩個理念:「打造年輕世代的競爭優勢」,以及「從需求端全面強化國人的英語能力」。

 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12月底,曾經提出設置「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方案」,政府每月存入1萬元,最多補助三年共36萬元,為直接進入職場的高中高職學生開設「就業儲蓄帳戶」。以此方案來說,希望年輕人「不要急著上大學」的想法,也同樣出現在2018就職兩周年前夕的「與高中生面對面論壇」。

 然而,長期的正本清源之道仍在於:企業經營環境的改善,以及其所提供的就業環境。政府提供給高中技職學生的三年36萬元升學基金,屬於消極面的措施。更積極的作法還是必須,回歸到工商企業界對於提高人力素質的期盼。就此而言,除了傳統的提升技術能力之外,最重要的還有國際語文學習能力(英語、日韓與新南向國家語文)之加強。

 其次,「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政府應該從行之有年的現有措施方案切入,結合高中職學生的就業儲蓄帳戶與三年36萬的發放,乃至於大學助學貸款的鼓勵和優惠,依據高中職與大學院校的基礎英文標準,做不同程度的要求。在提高青年人英文「說/聽/讀/寫」能力的同時,也要嘗試解決年輕人進入社會,所背負「就業人生的第一筆債」。

 「2030年(民國119年)雙語國家」的政策目標年,設定在十年後達標,有很高的難度。對於目前20~39歲的青年族群而言,已經行之有年、包括全民英檢和前往美國與英國就學必須檢附的各種英文檢定,都可以做為不同年齡的青年族群,用來當做檢視的衡量標準,進而成為減輕他們經濟負荷的階段性積極作為。

 另外,針對在就讀大學院校期間,符合申請貸款資格而背負學貸的青年學子,政府可以提出不同優惠條件的英文檢定標準;以此做為「學貸利息(不同程度)的免費」、「就學貸款本金(不同程度)的減免」或甚至「學貸免費,最多4年」(英檢成績愈高者)。由於各金融機構會進行申請就學貸款的資格檢核,一旦核給貸款,本身就具備「排富條款」的特性;因此,以此做為鼓勵家庭收入較低青年學子,學習英文「說聽讀寫」的經濟誘因,減輕他們進入社會就必須償還債務的壓力,協助他們的就業人生「(儘量)不要從背負學貸開始」,如此也可以減緩「貧窮世襲」或甚至是「階級世襲」的不公平社會現象。

 基於以上所言,提升國家競爭力,要從建立雙語國家開始;而要想回應企業界對於具備外語能力的人力需求,政府則應要提出更有效的因應對策,莫過於配合國家政策目標。只有透過不同的政策工具組合提供學習的誘因,從高中技職和新學年108課綱,雙管齊下。在更深入到大學院校,並看到政策成效時,落實雙語國家的願景,不但可以協助工商企業界培養出國際人力,還能有效降低年輕世代就業後的經濟負擔和工作壓力,誠屬三贏、全體國人與學子家長也都樂見的國家重大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