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最新作品《超自然神樂乩》,運用台灣三太子元素編舞。(台北藝術節提供)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最新作品《超自然神樂乩》,〈翁鋼〉指的是西伯利亞人的祖靈,是徐家輝到長白山的薩滿村取材之作。圖為17日記者會演出畫面。(陳怡誠攝)

當三太子打電動、畫煙燻妝,會是什麼模樣?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最新作品《超自然神樂乩》,從亞洲地區的神明文化取材,包括台灣三太子、越南道母與長白山薩滿,集結不同宗教文化,展現多元創意,將在台首演。

 舞作裡可看見舞者詮釋乩童起乩的狀態,還有打電動、畫妝、玩抖音,徐家輝表示,透過作品想探討,「在不同宗教裡的乩身文化,到底是人在跳舞,還是神在跳舞?」

 為了更了解台灣的宗教文化,徐家輝參加大甲媽祖、白沙屯媽祖繞境活動,並到各地宮廟,了解乩身起乩的過程,他觀察,「起乩有一種出神的狀態,這也是這次舞者會揣摩的地方。」

 

 徐家輝1979年出生於新加坡,畢業於英國倫敦皇家藝術學院設計互動碩士。近年他探索亞洲舞蹈面貌,訪談84位亞洲地區的編舞家、舞蹈工作者,了解不同國家對舞蹈的思考,完成作品《軟機器》,同時他另一部作品《極黑之暗》,則是探討日本舞踏大師土方巽的舞踏藝術內涵。

 《超自然神樂乩》將呈現〈哪吒〉和〈翁鋼〉兩段落,其中的〈哪吒〉為舞者揣摩三太子跳舞。〈翁鋼〉指的是西伯利亞人的祖靈,是徐家輝到長白山的薩滿村取材,觀察當地的薩滿巫師如何跳舞,編創成舞作,舞者演出時,身上將穿戴感應裝置,轉化成視覺畫面,現場投影在螢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