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麗娜今出面講到激動甚至哽咽,但她堅持捍衛自身與鎮民權益。(吳建輝攝)
洪麗娜拿出乾德宮位在田尾鄰近的土地權狀,表示乾德宮在田尾鄉有將近七公頃,市價大約兩億元的資產,認為是有心人士想入侵乾德宮,才打壓抹黑她。(吳建輝攝)
洪麗娜拿出歷屆鎮長擔任乾德主委時,所印製的農民曆,表示幾十年來都是鎮長兼任寺廟管理人,一直到她當選鎮長都是如此。(吳建輝攝)
洪麗娜說,待公務員懲戒委員會來文後,將會依照實際情事提出答辯,期待可以獲得公允的對待。(吳建輝攝)

彰化縣田中鎮長洪麗娜身負公職,還兼任錢德宮代表人職務,遭監察院依違反公務員服務法,未經許可不得兼職之相關規定彈劾,今洪麗娜現身說明表示,她一生清白從未進入過法院,卻因為捍衛乾德宮管理權與廟產,遭有心人抹黑甚至遭到彈劾,她會勇敢面對,捍衛自身與鎮民權益。

 據監察院彈劾審查會指,洪麗娜至2018年12月25日起,擔任彰化縣田中鎮長,並在就職日起,即任乾德宮負責人,曾以「乾德宮代表人」名義行文公所及縣府,且乾德宮收取香油錢之收據,也有「管理人洪麗娜」具名,認洪麗娜確有行使「乾德宮代表人」職權的事實。

 洪麗娜表示,乾德宮自1950年起就無管理人,據乾德宮暫行管理組織章程,乾德宮土地為私人所有,在未取得產權前,由田中鎮公所依業務職權責輔導代管,當時也由首屆民選鎮長謝樹生擔任管理人,一直到她當選鎮長都是如此。

 洪麗娜說,2014年前鎮長鄭俊雄卸任時,申請管委會時持的公文用印,經過鑑定與乾德宮原始印鑑不符,她認為有偽造文書嫌疑,更擔心會有「鎮廟變家廟」的情形,因此以代表人身分行文彰化縣政府、法院提出行政訴訟,因此牴觸法令。

 洪麗娜也說,自她上任以來開始摸索,並步上鎮政軌道,也發現有牴觸法令的問題,所以她在今年1月時,已經與乾德宮委員共同推舉委員許廷彬擔任管理人,但還是遭到有心人士檢舉證據,遭監察院的彈劾處分。

 近年乾德宮因管理權問題引發各派系角力,乾德宮土地為私人捐建,信徒捐輸的香火財產獨立運作,受公所管理輔導,幾十年來鎮長兼任寺廟管理人成為不成文慣例,但在法令修改後,卻出現「球員兼裁判」疑慮遭內政部糾正。

 而消息傳出後當地民眾議論紛紛,有人替鎮長抱屈認為,「這是無給職,且前面幾屆鎮長也都接任,不懂為何洪鎮長會遭彈劾」、「一個是卸任了還想當,一個是選上了想要當」,但也有民眾說,如果法律規定如此就依法行政,法律不該因人設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