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高愛倫透過就醫服藥、積極尋求自救之道,已逐漸走出憂鬱找回往日笑容。(聯經出版提供)
高愛倫(左)身陷憂鬱時,老公吳定南無怨無悔陪伴。(聯經出版提供)

 資深媒體人、最暖心的暢銷作家高愛倫,最近出了第3本書《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分享她去年憂鬱症復發,因為病識感超強,如何靠著自勵與積極就醫看診服藥抗鬱,希望讓病友、陪伴者了解自己並不孤單。她目前已服藥7個多月,逐漸找回往日熟悉笑容,「不管家人朋友給了多少愛,打倒憂鬱還是在於自勵,因為沒有人能幫我過日子」。

 高愛倫說,去年她發表一篇憂鬱症的專欄文章,朋友都以為只是聊通例事件,沒有人聯想到她就是在「影射自己」。結果文章一發表,她以前的報社同事、現任聯經出版社總經理陳芝宇,當天便以這篇題材跟她邀書約,但她第一時間婉拒,理由是她當時已復發,正在吃憂鬱症的藥、思慮混亂,已經很久不出門、不上臉書,連手機都常關機。

 正向研讀自己病情

 二來她自認沒有專業輔證、也不是心理諮商師,自己毅力強、努力找到有效方法,用在別人身上不一定有效。加上當時她的上一本書《此刻最美好》才出版1年,許多讀者還在謝謝她幫助他們重新找回人生,因此不想讓人知道她憂鬱症復發。但是對方一句話「這是在幫助別人」,讓一向被朋友稱是「利他主義」者的她被打動。讓她意外的是,寫書的過程竟成了一種療癒,「如果沒有寫這本書,我不會好這麼快,這讓我產生動能,對我是有效果的」。

 她第一次憂鬱症是因為情傷加上更年期搗蛋,又逢最愛的爸爸生病,且她對自己最熱愛的工作產生反感,積累出情緒的炸藥成分,當時她連吃藥都吃得糊裡糊塗,後來姊姊拉著她到處泡湯,對她病情幫助很大。這次她則是把憂鬱症當成正式作業研讀,除了乖乖聽從醫囑服藥,還不斷尋找生活上各種能幫助自己,又能身體力行的方法,例如該起床的時候就絕對不賴在床上。

 高愛倫書中曾直指憂鬱症會復發,是被IQ與EQ一等一、個性沉默寡言、有社交障礙、從來不會逗她笑的另一半吳定南誘發出來的,因為她覺得自己永遠在對一道牆講話,不管開啟什麼話題,永遠只會被句點,有如活在「冷暴力」之中。她發病掛號就醫時,甚至還強迫老公也一起掛號,想確認他是否有亞斯伯格症,不過這幾個月來,老公卻無怨無悔、無聲地陪伴照顧她。

 對於夫妻倆現在關係,她以「我吃藥、他痊癒」妙答,因為日前她與臨床心理師對談直播,一向惜字如金的老公竟主動留言「老婆愛妳,加油」6個字,「他寫這一句話,吸引了快90人按讚,讓一群老人High翻,連朱延平導演都說『是你嗎?太感人了』,還有人以為他帳號被盜。我辛苦一輩子,他一句話就把我搞倒了」,連她都忍不住問:「你自己寫的嗎?你打牌贏錢?」

 目前已好了約9成

 現在的她,在定期回診、按時服藥7個多月後,「鬱情」好很多,連主治醫師都說她進步很快,「已經好了約9成,但要面臨的下一個挑戰是,之後如果減藥,是否效果還會這麼好」。不過她看得透徹,「今天況狀好,不一定代表明天狀況好,現實人生也是這樣無常啊」,她下半生的目標,仍是希望當個「優質女丑」,繼續把快樂帶給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