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

 成語詩四首

 守口如瓶

 祕密,不知不覺延續身體剩下的輪廓

 行道樹被驚擾後仍有自己的晝夜與作息

 親疏往復間,任日子厚薄如人情

 亦如兩座透明電梯,各自升降

 同病相憐

 月光微恙,忽然裸露

 像一級又一級沒有扶手的樓梯

 此時,原本的世界也悄悄反鎖

 只剩一張可與人共眠的床

 欲擒故縱

 時針分針如繞路一樣,緩慢而依賴

 巷子軟綿綿地把陽光吐出現實世界

 零錢在小孩口袋裡鈴鈴作響

 將公寓門後的孤魅誘入各自回憶裡

 隨波逐流

 也許有些浮屍只想擁有可以淺寐的河域

 若另一具無心瀲溢闖入

 在禮讓與輕微碰撞間,穩定自己的流速

 偶爾羞懼被岸上多管閒事的活人目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