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姓高層在外有經營生技公司,卻打著基金會的名義要求企業主「贊助」。(圖/翻攝畫面)

台灣制憲基金會的張姓高層,日前先後遭爆性騷醜聞,又常在外「拿雞毛當令箭」,假借基金會名義募款,疑似想以此拯救自己岌岌可危的生技公司。制憲基金會前員工楚楚(化名),自2008年開始,就跟著辜寬敏征戰各地,走訪319個鄉鎮,雙方可說是合作愉快,後來也被延攬至基金會工作。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楚楚透露,其實早在走訪319鄉鎮時就曾和張男合作,也短暫待過張男的生技公司,之後加入制憲基金會時,恰巧得知張男公司正面臨財務危機,基於過往情誼,便將張男帶進基金會,再度一起共事。

誰知張男進來後並不老實,常拿基金會經費替自己事業大關係、做人情;更扯的是,制憲基金會創立以來從未有募款活動,但張男卻疑似為了挽救自己的生技公司,竟私下對企業主募資。

知情人士指出,張男曾在餐聚上趁機向一位企業主表示:「董仔,我們基金會未來要募資,你要不就捐個3本(30萬元)吧」。企業主面露難色表示:「錢都是我老婆管的,我不知道。」企圖四兩撥千金帶過話題,豈料,張男竟還討價還價,「不然就捐一本嘛」,令在場人士尷尬傻眼。

而張男一切「豬哥」行徑早備受同事間非議,更和基金會宗旨和理念背道而馳,但最終被迫離開基金會的人卻是楚楚,不禁讓懷抱理想的楚楚氣憤又不諒解,進而提告。

本刊記者致電張男詢問回應,豈料當記者表明身分、都還尚未發問時,張男就先質問:「我的電話誰給的?」「我不接受任何訪問。」隨即掛斷電話。而制憲基金會執行長林宜正則表示,事件(性騷擾)發生後已要求張男「無限期停職」,會等到司法判決結束再考慮後續處置。

但本刊掌握到的消息指,張男似乎早回鍋基金會任職。對此,林宜正解釋:「因為人力不足的關係,所以先請張男以志工身分回來幫忙。」至於性騷擾事件辜寬知情與否?林宜正表示,「他應該知道」。

更多 CTWANT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