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憲基金會權力中心目前都在辜夫人身上,因此張姓高層極盡所能拍馬屁,拉攏辜夫人站在自己這邊。(圖/報系資料照)

台灣制憲基金會張姓高層,日前遭爆對員工性騷擾和假借基金會名義募款;事實上,許多地方人士以及曾與張男共事過的同事早對他的行徑嗤之以鼻,但縱使外界對張男風評不佳,因他懂走「夫人路線」,直搗基金會權力中心,拚命對辜寬敏老婆拍馬屁和恭維,而辜夫人偏偏就喜歡「這個味兒」。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張男在基金會工作時就屢吃前員工楚楚(化名)豆腐,眼見一直無法到手,他竟以背後有辜夫人撐腰,計畫一連串的報復行動,甚至拉幫結派,只為逼走楚楚。

去年8月底,楚楚將申請的100多萬款項,連同相關單據一起上報,年底開最後會議時,執行長林宜正曾問:「之前的經費有沒有問題?」當下並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異議,但今年3月,基金會主任黃啟豪和辜夫人的秘書突然就指控楚楚浮報、揮霍公款。

當楚楚知道這一切都是張男在幕後指使,不甘就此屈服,索性將心一橫,果斷把「不認帳」的部分全部自我吸收,將13萬多元的款項匯到基金會帳戶。眾人眼見楚楚沒有退縮,竟又洋洋灑灑無的放矢,將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包括「不合規定報帳程序」、「曠職沒打卡」等全都冠在楚楚頭上,目的就是要逼楚楚自動離開。

張姓高層夥同辜寬敏夫人的特助指控楚楚浮報、揮霍經費13多萬元,就是要讓楚楚自動請辭。(圖/本刊繪圖組)

楚楚心裡有數鬥不過這些人,黯然離開基金會,同時在今年4月對張男提出《性騷擾》告訴,基金會得知後也積極處理,決定在司法判決結束前將張男處以無限期停職處分。結果辜夫人得知後,竟又讓張男在6月初回任基金會,

本刊記者致電張男詢問回應,豈料當記者表明身分、都還尚未發問時,張男就先質問:「我的電話誰給的?」「我不接受任何訪問。」隨即掛斷電話。而制憲基金會執行長林宜正則表示,事件(性騷擾)發生後已要求張男「無限期停職」,會等到司法判決結束再考慮後續處置。

但本刊掌握到的消息指,張男似乎早回鍋基金會任職。對此,林宜正解釋:「因為人力不足的關係,所以先請張男以志工身分回來幫忙。」至於性騷擾事件辜寬敏知情與否?林宜正表示,「他應該知道」。

更多 CTWANT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