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聯邦法院裁定市值不及百億的廣明必需賠償130億元天價給惠普,超過其公司市值,同時為防止其脫產,必須將資產移轉美國。所幸這件事件最後以和解收場,廣明還可持續運作。但已對台灣科技產業界造成震撼。過去台灣科技業在美國也有遭遇很多官司,如友達、威盛,但都勝少輸多,其中友達堅決不認罪,高階主管甚至入獄服刑。因此知名分析師陸行之就說,這些公司最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儘早認罪協商,就當交保護費了事,否則下場只有更慘。

 其實話說白了,台灣的廠商並沒有足夠的資源和美國對抗,除了不了解美國司法的攻防,我們政府在這方面也沒有提供相對的支援,廠商如果遇到類似的事情,只有自求多福。甚至,很多人認為這是美國的陰謀,懷疑他們有很多律師專門幫助美國公司打擊其他國際對手,除自己賺取巨額的律師費外,也讓美國的企業可以達到其商業競爭的目的。當然不可否認的,所有產業的競爭,背後就是國與國之間利益的爭奪,因此每個政府都會運用政策或是司法手段,來保護自己的產業。美國在這方面有太多的案例,對台灣公司在打國際盃時有一定的風險。

 對比美國司法對國際廠商之凶狠,我們政府對美國企業就顯得較為心軟,常常是雷聲大而雨點小。就以前次台灣公平交易委員會和美國高通公司的訴訟,原訂234億元罰鍰,最後卻急轉彎,降為27億元,引起聯發科的不滿,認為公平會沒有爭取到高通改變權利金和授權模式,不利於國內廠商。當然公平會認為是基於許多現實的條件才達成如此的和解,本意希望能使得台灣得到最惠國待遇,但是否能替台灣整體爭取到更多權益,尚待觀查。

 在現今全球化時代,企業跨國訟訴已是無法避免。傳聞為了因應這些國際官司,中國大陸政府將設立一筆基金,以國家之力做其企業的後盾,因為打官司曠日費時,如果口袋不深,根本無法持續。有了國家資源的協助,很多公司即使要興訟,也會考慮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去與一個國家對抗。

 同時政府也可以協助民間企業瞭解遊戲規則,甚至聘用專才隨時補充新的資訊及法規,讓企業免於因為疏忽或無知而使得辛苦得來的成果付之東流。我覺得這是很好的解決辦法,值得我們借鏡。尤其台灣有很多很有潛力的新興公司,剛剛有些能見度,就被競爭對手盯上。一旦興訟,為了不被龐大的律師費拖垮,就只有認打認罰,屈服於對手的條件,非常可惜。是否成立國家級訴訟基金可待討論,但重要的是政府要做企業界打國際盃的後盾,幫助這些公司抵抗不公平的欺壓,使他們免於被不合理的訴訟干擾,能夠發揮實力,展現台灣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