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督盟今指控,立法院充斥未支薪的「便當助理」,不僅是立委做骯髒事的白手套,也成為中共進入立院進行質詢監督的代理人。(黃世麒攝)

3名來自藍、綠的前國會助理,日前因涉共諜案遭檢方鎖定。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今抨擊,這類未支薪的「便當助理」,不僅是立委做骯髒事的白手套,也成為中共進入立院進行質詢監督的代理人;問題是,每次一出事,立委都能以「沒支薪」為由切割,呼籲立院盡速通過《國會助理法》補破網。

曾在立院服務的陳姓、李姓、林姓國會助理,因涉嫌將外交部、陸委會等部會會議紀錄、人事資料交付對岸情治單位,近日遭北檢約談。由於3人在國會的「老闆」不單單是某個政黨,而是藍、綠均有,因而遭疑這類情況恐已相當普遍。

對此,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表示,每位立委依規定每月有40萬元人士聘用費,可聘僱8至14位公費助理,有立委就只聘8位,其餘6位的額度就以未支薪的方式找來當「便當助理」。這些人雖然不拿薪水,連吃便當都要自己準備,但卻可取得立院證件、印製正式名片,「專門做立委想做但不敢做的事,變成洗錢的漂白漏洞。」

張宏林指出,這些「便當助理」透過名片對外代表立委,利用遊走灰色地帶的機會,當立委需要避責的時候,就由他們出面來做;他說,所以中共也很聰明,就利用這樣的助理代為在台灣索取機密資料,甚至是成為在立院質詢監督的代理人。

張宏林強調,目前立法院當務之急,是盡快通過《國會助理法》,讓所有立委助理都必須造冊建檔,避免紅手繼續深入立法院,成為國安的漏洞。

公督盟副執行長田君陽則表示,美國與日本的國會對於助理的資料建檔早已行之有年,像是美國的眾議院與參議院,會定期公布助理名冊,從職務到薪資都查得到,反觀台灣的便當助理制度遠遠落後美、日20年以上,而且每次一出事,立委都能以未支薪當理由做切割,儼然成為民主體制的課責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