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基會前董事長洪奇昌。(本報資料照)

海基會前董事長洪奇昌今受訪表示,2020年至今,單媒體報導就有15次中共戰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其中有8次是在6月分2周內頻繁發生。共軍動作頻頻,既是針對我國,但更著眼於北京的亞太區域戰略布局。可預期,未來共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經台灣南北兩端至菲律賓海域的次數只會更頻繁。亞太各國軍事力量升級同時也代表著擦槍走火的風險升高,審慎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

洪奇昌指出,我國畫設的防空識別區範圍,向西遠超過海峽中線甚至涵蓋中國大陸東南福建、江西與浙江省局部;北面則涵蓋東海往宮古海峽的必經之路,並同時與中共東海防空識別區、日本防空識別區局部重疊;南面則涵蓋南海與巴士海峽北部並與菲律賓防空識別區接壤。

因此,他說,不論是共軍戰機在中國大陸東南的行動,或是共軍戰機自台灣北部經宮古海峽或自台灣南部經巴士海峽穿越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菲律賓海海域的行動,都必然在我國ADIZ警戒範圍內。因此要完全拒止中共戰機進入我ADIZ有實務上的困難。

洪奇昌認為,中共戰機近台行動和東海、南海防空識別區的畫設,並不只是針對台灣,而是有更宏大的戰略目標。依據2017年《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的建軍目標是要在「2020年基本實現解放軍機械化、資訊化」,「到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時把解放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具體戰略目標則是「反介入/區域拒止」,持續促進解放軍軍力投射範圍突破第一島鏈(日本、台灣、菲律賓等),甚至威懾第二島鏈(關島、馬里亞納群島等),形成解放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局部優勢。

他強調,解放軍若能把美軍力量逼出第一島鏈退至第二島鏈,那麼東海、台灣與南海問題出現爭端時,美軍的介入能力與反應時間就會受到限制;而中共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政治和軍事話語權則更為強大。可預期,未來中共戰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經台灣南北兩端至菲律賓海海域巡弋的次數只會更頻繁。

洪奇昌呼籲,亞太各國軍事力量升級同時也代表著擦槍走火的風險升高,審慎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軍方有責任監控潛在威脅,但也須拿捏發布共軍動態新聞的時機,以免造成國人心理疲乏而輕忽解放軍的威脅,或因過度恐慌而造成社會民心動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