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以來大陸各地普降暴雨,氣象部門已連續23日發出暴雨警報。3周來已有26省市大雨成災,超過千萬人受災。圖為重慶市巫溪縣洪水泛濫淹沒城市街道,農田與基礎設施都受到嚴重破壞。(圖/新華社)

大陸今年洪澇災害令人格外憂心,原因有二:一、今年未進入汛期前就已有多地出現破記錄大雨與水災,才進入汛期,各地災情回報更快速增加,若到了7月中下旬主汛期,災害規模可能會創下本世紀以來的記錄;二、大陸各地受新冠疫情影響,各地城鄉的農業生產與商業活動都受到極大衝擊,才剛開始準備恢復就遇上大規模水災,對糧食供應與民生需求造成的破壞將是前所未見。

2020年才進入汛期,僅6月就已連續23天發布暴雨警報,各地洪澇災害已造成包括廣西、貴州、廣東、湖南、江西、重慶等26省(區、市)共1256萬人次受災,63.9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23.2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而這還只是汛期的剛開始,依大陸水利部門估計,進入主汛期後,災害規模還可能再擴大。

今年洪澇災害的嚴重性在延期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已經透露,大陸國務院水利部長指出,按規律,厄爾尼諾現象結束後,當年可能發生較大的災害。今年氣象年景偏差,可能出現最不利的情況,南北方都有可能出現較大的洪澇災害,局部可能會有較強的區域性旱災,颱風登陸的個數和強度也可能較大,要做好應對大災的準備。為此,年度的防汛檢查也提前開始。

至於洪澇災害成因已是大陸多年的老問題,目前許多關注長江洪水是否會影響三峽大壩的安全,但這類消息之所以過度泛濫,主要還是媒體為博取眼球所進行刻意炒作。專家指出,長江自三峽建壩後,主河道還沒發生過水災,沿岸多年來的水災都是發生在支流,以目前各地災情來看確實也是如此。

而各地水系與支流災情主要還是來自過度開發,農民圍湖造田或與河爭道進行商業開發,大雨一來,水路受擠壓漫入居民區造成洪澇災害。經濟高速發展30年,過度開發的例子隨處可見,現在正開始要為破壞環境付出代價。

另一個今年洪澇災害特別嚴重的原因則是氣候變遷現象,全球暖化引起多發性極端氣候。在這種集中暴雨打擊下,加上過度開發對原有水文環境的破壞,形成大規模災害也只是遲早問題。

今年比較讓人擔心的是疫情之後,大陸各地城市與鄉村的經濟生產都受嚴重破壞,基層人民用於防災的積蓄已幾乎耗盡,如果在疫情受控後剛要恢復生產時遇上大災,可以想見廣大農村與鄉鎮的人民生活的苦況,必須大量預備救災的糧食與民生物資,否則災後的社會動盪會難以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