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男帶著媽媽進工廠偷竊,2人試圖從屋頂潛入還踢壞鐵門。(圖/讀者提供)

新北市元平行實業有限公司是台灣老牌黑白版製造廠,產品以外銷為主,在國際享有極高聲譽。但本刊調查,元平行負責人廖介誠姪子(廖男)多次帶母上門偷竊,還將工廠鐵門踹壞,廖介誠氣的提告,檢察官竟認為鐵捲門毀損是因設備老舊、操作失當而不起訴,廖介誠無法接受此結果,大罵「恐龍判決」。

6月中的上午,本刊來到元平行的新廠址,廖介誠因害怕姪子再度上門,只好放棄經營十多年的據點而遷家,他看到記者上門露出驚訝的苦笑,嘆口氣後才緩緩說出這些年的辛酸與委屈。

本刊調查,元平行是在1980年由廖介誠的父親廖有信創立,交給2個兒子經營,廖介誠大哥十多年前驟逝,廖介誠夫妻便將姪子撫養長大,還鼓勵他去找離家多年的張姓母親,張女重回廖家後,卻是不斷挑唆,稱廖介誠掏空公司,廖介誠因而請來會計師清算,想以經營者身分買下姪子股份,姪子卻不接受此提議。

由於廖男患有思覺失調症和輕度智能障礙,他表示自己不會經營公司而不願接手,卻一直認為叔叔圖謀不軌,並多次潛入工廠偷竊重要工具,廖介誠忍無可忍,多次報警處理,並將原本住在公司的姪子趕出門。

廖介誠發現侄子多次竊取重要器具,忍無可忍選擇報警。(圖/讀者提供)

前年9月的清晨,廖男再次帶著母親上門,2人踹壞鐵捲門後潛入工廠,並偷走價值1萬5000元的工具組,廖介誠在氣憤之下決定提告,檢察官的判決卻讓他傻眼。

「檢察官開庭的時候只問我2個問題,一個是事件發生在幾點幾分幾秒,一個是監視器有沒有拍到?」廖介誠表示,他開庭時回答保守,表示不確定監視器有沒有拍下清楚畫面,事後調閱監視器,證明確實拍到張女與廖男踹壞鐵門、進入工廠的關鍵影像,檢察官卻採信廖男母子說法,最終給予不起訴處分。

根據不起訴書指出,檢察官認為廖男與廖介誠皆為股東,偷竊器具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權利,鐵門損壞則可能是因為「設備損壞」或「操作失當」,無法認為廖男有破壞的惡意,因而將他不起訴。

「難道思覺失調症做什麼都可以嗎?」廖介誠則難以接受此結果,表示姪子曾多次出言恐嚇,甚至放話要殺他全家,如今連罪證確鑿的犯罪事實都不被採信,讓他不知道該怎麼樣保護自己。

萬鈞法律事務所律師姜鈞表示,倘若有股份拿工具就不算偷竊,那是否買了鴻海股票後,就能進去為所欲為,認為檢察官的判決十分不合哩,還希望司法能還給被害人公道。

工廠鐵門被廖男破壞,檢察官卻認為恐是「設備損壞」或「操作失當」導致,而給予不起訴處分。(圖/讀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