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學生返日在成田機場被檢測出陽性,但台灣入境仍未全面採檢。圖為桃機檢疫情形,非新聞當事者畫面。(中時報系資料照)

一名在南台灣念書的日本女大生20日返回日本後,被驗出確診新冠肺炎,但是與日本女學生有接觸的123人,經過檢驗都是陰性,為了確認感染源,將再針對這123人檢測血清抗體。台大小兒科醫師李秉穎質疑,日籍女大生會不會是在機場感染,但因潛伏期很短,以致病毒量很低。還有目前台灣邊境也不是守到百分之百,比如海上走私就有可能將病毒帶入。

李秉穎在政論節目《新台灣加油》中質疑,日籍女大生會不會是在機場感染,但因潛伏期很短,所以病毒量很低,但是被日本檢驗出來了。或者是說她真的是無症狀感染,但是他覺得有一個可能性,台灣目前的邊境守的是百分之百、千分之千嗎?應該是99.999%,但是不是千分之千。另海上走私,也是一個漏洞,如果物品或是人過來,帶有病毒,就會被汙染到;而偷渡,人若帶病毒進來,我們能夠100%去防嗎?

李秉穎表示,100多個接觸者都沒有病毒,很可能就是這100多個接觸者傳給日本女大學生,說不定她已經感染一段時間了,所以病毒測不到,是不是她一個月以前感染到,已經有抗體。而用抗體去測說哪一些人是她的可能傳染源,再去追究這些可能的傳染源,是不是有境外的旅遊史、或有其他接觸史,再去追到源頭。但這種檢驗會有問題,就是跟我們為何不普篩的問題一樣。

李秉穎接著指出,這100多位接觸者若驗出來都沒有抗體,那就奇怪了,這檢驗試劑就不太好,因為所有試劑都有一點偽陽性的可能性。但若是很好的試劑,有5%的偽陽性、95%很正確,去抽驗100人,100人就會抓到6、7個人,但抓到的並不一定是真正的陽性,這就是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