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惠陽8年前辭職後,開始追逐拍攝台南的鳳頭蒼鷹,至今已記錄約22對蒼鷹家族,他笑說未來還要持續追鷹,並分享賞鳥的快樂。(李宜杰攝)

 走遍各個公園、校園,總是拎著1台類單眼相機、1支腳架和1個水壺的鄭惠陽,從2012年開始在台南追逐鳳頭蒼鷹。他透過影像記錄蒼鷹蹤影,迄今已記錄22對鳳頭蒼鷹家族。臉書暱稱「府城追鷹人」的鄭惠陽,一生只督「鷹」一隻。

 鄭惠陽大學就讀理工科系,退伍後在楠梓工業區上班。2012年,主管欲拔擢鄭惠陽,沒想到他思考1周後婉拒升遷,又以「突然想休息了」為由瀟灑離職,開始追尋人生。

 不再忙於朝九晚五的鄭惠陽,騎腳踏車繞台南造訪古蹟城門,,2012年5月30日,他在巴克禮公園發現1隻鳳頭蒼鷹,蒼鷹雙眸炯炯有神,展翅英姿帥氣十足,讓他一見鍾情,並立下「我要追鷹!」的人生新目標,開始「收服」府城內的鳳頭蒼鷹。

 每天早上9時30分,鄭惠陽準時扛著裝備啟程。他說,追鷹不只要明察秋毫,還要耳聽八方。由於此類猛禽以雛鳥、松鼠為食,「只要小動物發出警戒聲,附近一定有鳳頭蒼鷹!」鄭惠陽笑稱,最討厭夏日陣陣蟬聲,「會干擾我追鷹」。

 成日追著蒼鷹跑,鄭惠陽不把牠們當做鳥禽,反而像是親近的摯友,「取小名」也成為他追鷹的樂趣之一,「有1隻母蒼鷹,連續換了好幾任小鮮肉老公,我都叫她美魔女。」除了美魔女,還有尾翼特別翹的「兔女郎」、生性白目的「小屁孩」。鄭惠陽提到,蒼鷹與人類極為類似,「像是頑皮的公蒼鷹,總喜歡與嗷嗷待哺的小幼鳥搶食,最後總換來老婆一頓家暴海K」,笑稱這是名符其實的「妻管嚴」。

 鄭惠陽說,2400多個追鷹日子,他從未感到索然無趣。「我就是一個熱愛追鷹、喜愛分享的平凡人,如果看到照片的人們能獲得多一絲快樂,多認識鳳頭蒼鷹一些,多保護大自然一點,那我也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