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局5月在台南破獲色情應召站CALL客機房,逮13人送辦。警方發現業者吸收疫情期間失業的酒店小姐,機房人員再滲透各大包養網站,將小姐重新「包裝」成其他職業身分,求包養拉抬性交易價碼。(警方提供/胡欣男台北傳真)

 據警方估計,目前網路有近十個大型包養網站,在台灣號稱會員高達數萬人。然而警方發現,原本就有變相援交疑慮的包養網,如今更被應召站大肆滲透,CALL客機房以假帳號PO文,等「乾爹」上鉤,再將應召女包裝成清純女大生、小模、網紅接客,形同「寄生」於包養網「詐騙上流」。

 洗腦酒店妹 抽佣剝削

 刑事局5月在台南偵破應召站CALL客機房,趁疫情酒店停業期間吸收酒店小姐,透過包養網媒介性交易,每次1萬5至2萬元,仲介抽一半。業者話術洗腦酒店妹,表示經網站「包裝」,性交易價碼較高,且機房可過濾客人,並維護小姐隱私,但事實上是抽佣剝削。

 包養網和交友網站差別,就是多了金錢,是提供有意包養、被資助的雙方配對平台。被包養者除PO照片、年齡、身材,還有「價碼」,男性稱「Sugar Daddy」,女性稱「Sugar Baby」,約10年前從國外興起

 風潮,通常乾爹付錢,所

 謂的「陪伴」就是肉體關係。

 乾爹多為已婚企業人士、高端白領,因出手闊綽,被色情業者視為肥羊。曾包養過小三的當鋪業者「阿凱」說,上包養網獵豔者,較少時間把妹,又不喜歡特種行業,偏好良家婦女,甚至眼光高,專挑小模或網紅。

 盜用正妹照 狠宰肥羊

 阿凱說,在性交易產業鏈,包養網乾爹屬金字塔上層,色情業者藉此抬價。阿凱說,應召站以假帳號、盜用網路正妹照,吸引加通訊軟體私聊,不需培養感情,就能相約吃飯開房間;除單次付費,還可「包月」,依約會次數,至少要5萬以上。

 阿凱說,他曾依據網上美照,邀對方見面,結果對方現身後,發現長相跟照片差很多,他打LINE或微信電話確認身分,但明明電話一直響,對方就是不接,最後丟下一句「不約就算了!」就匆忙離開。他表示,基本上照片太美的,可能是應召站假帳號,研判以美照放長線釣大魚,找真正肥羊狠削,甚至仙人跳。

 台中警方2018年破獲柯姓男子的包養網應召站,最後嫌犯均獲輕判。警方坦言,包養網已淪為色情平台,透過機房有組織媒介,增加司法追訴難度。